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前副总理原配接受采访谈小三:她一开始就想要我的生活

2018-6-22 10: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1| 评论: 0

摘要: (图片来源: The Australian's Women's Weekly/Channel 7)针对这场澳大利亚最受关注的政治性丑闻,前副总理,前国家党领袖Barnaby Joyce的太太Natalie Joyce表示,他丈夫的外遇对象“从一开始就想要我的生活”。在 ...

(图片来源: The Australian's Women's Weekly/Channel 7)

针对这场澳大利亚最受关注的政治性丑闻,前副总理,前国家党领袖Barnaby Joyce的太太Natalie Joyce表示,他丈夫的外遇对象“从一开始就想要我的生活”。

在这场震惊全澳的政治丑闻中,33岁的前国家党媒体顾问Vikki Campion与她的老板Barnaby Joyce 发展婚外情且怀孕产子,Joyce辞去领袖职务退居后排辞。这对如今已经同居的情侣此前以15万澳元的酬金接受了七号台Sunday Night节目的独家采访。

今天出刊的杂志《澳大利亚女性周刊》(Australian Women’s Weekly)刊登了对Natalie Joyce 的专访,可以读出这名原配受到的伤害和愤怒。


在Joyce先生不再回家过夜之后,Natalie 曾与“小三”Vikki发生过当面对质。她描述了那个发生在2017年3月份的时刻,她说:“我做得非常克制,确保我没有提高自己的声音。她和Barney当时在外面抽烟。

“他看到我就跑了。我转过身对她说,’我的丈夫出轨了,越界了,他是一个有四个孩子的已婚男人,’然后我叫她是个破坏家庭的婊X。这不是我做得很好的一次,但回头看,我很自豪,我没有对她软弱”

现年48岁的Joyce太太说,丈夫与他的媒体顾问发生婚外情,但是她在这个堪培拉“保密得最差”的秘密中却一直蒙在鼓里,直到在2016年的圣诞派对中看到这两人在一起,当时是在Vikki加入副总理办公室七个月之后。 “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笨蛋,”她说。

2017年9月下旬,在Joyce太太将她的结婚戒指交还给自己的丈夫后,她说Joyce先生恳求她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说,’Na,给我一个星期。我想我会解决这件事的。我爱你——你知道的——我只是搞砸了。而在一周后,我得到了消息:Vikki怀孕了。

“我的世界崩溃了,” Joyce太太继续说道。“我选择不告诉我们的女儿们——Caroline正在准备她的HSC高考,九年级的Odette在寄宿学校,Bridgette在大学就读商业和国际关系的第三年,Jules在大学第一年读犯罪学。她们不需要知道,直到我有时间研究下何时以及如何告诉她们。”

在他们位于新南威尔士州Tamworth的家中举行的一次充满情绪化的会面上,Joyce太太说她请求她的丈夫回来。当他说他不能,他“要为了他的儿子在那里”时,Joyce太太说自己当时“疯了”。“我说,’我们的女儿怎么办?’ 他总是想要一个男孩,虽然女儿们真的是他的宇宙中心,但我们没有机会:她给了他一个儿子。”

虽然她苦恼万分,Joyce先生和新欢为这个新出生的宝宝命名为Sebastian,而这个名字一直是这对夫妇原本希望能为儿子起的名字。“这感觉就像在一连串令人震惊的行为中的又一个恶毒的嘲讽,” Joyce太太说。

他们的四个年龄在15岁到21岁的女儿还没有见过这个新弟弟,但是” Joyce太太说,这个决定取决于女儿们,无论她们选择做什么,她都会支持女儿们。她希望孩子与她们的父亲保持“亲密的关系”,如果他需要这个家庭,大门就会打开。“尽管发生了这一切,我们还在这里,” Joyce太太说。

但她“很清楚那个女人永远不会在我们的生活中,“她说,指的是Campion女士。


Barnaby Joyce 2016年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贴出的与妻子女儿的照片。
解释为什么她要打破沉默接受采访——她坚称这次采访是没有酬劳的—— 与之相比, Joyce先生和Campion女士接受Seven Network的采访获得了150,000澳元,Joyce太太说她希望女孩们知道,她们的母亲已经站出来捍卫他们的“好名声”。

“我通常是一个很注重隐私的人,但我知道我必须找到自己的声音,”她说。“他们以为我会躺下,但这一次,我不能。在批评者给我贴上轻蔑的前妻或可怜的受害者的标签之前,或者暗示这是某种报复性攻击之前 ——在任何说我们的婚姻是没有爱的荒谬的说法之前——准确起见,我想说已经没有什么更错的事了。

“我这样做是为了让女孩们感到获得力量,知道她们的妈妈站了起来,为我们的良好声名辩护。我想给她们很多的理由,让她们至少为父母中的一位感到自豪……我可以像个大女人一样成熟面对,并不断的接受重击,但我们的四个女儿却因为她们的父亲的背叛而受罪,这是不公平。我们的女儿是这件事真正的受害者。”



《澳大利亚人报》中文网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8/06/21/7656/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