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列宁水晶棺没钱维护 入土为安?普京表态了

2017-5-3 10: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39| 评论: 0

摘要: 列宁水晶棺2017年春天,在列宁诞辰147周年前夕,俄罗斯又双叒叕开始讨论埋葬列宁的问题了。这一次提出话题的是俄罗斯海外东正教会(ROCOR),3月12日,隶属该教会的所有牧师在礼拜日弥撒上同时宣读了一份声明,称在 ...

列宁水晶棺

2017年春天,在列宁诞辰147周年前夕,俄罗斯又双叒叕开始讨论埋葬列宁的问题了。

这一次提出话题的是俄罗斯海外东正教会(ROCOR),3月12日,隶属该教会的所有牧师在礼拜日弥撒上同时宣读了一份声明,称在十月革命百周年前将列宁移出红场“将会成为俄罗斯人民重新归属上帝的标志”。

一个月后,俄罗斯国有民调机构公布的一份调查再次引发热议,尽管高达78%的俄罗斯人反对将列宁纪念物移出红场,但同时还有至少58%的俄罗斯人认为列宁应被安葬。

4月20日,一份要求安葬列宁的提案在国家杜马获得了不少议员签名支持,4月27日,叶利钦时代的前总理斯捷帕申也加入了讨论行列:他透露,1998年叶利钦曾决心将列宁下葬并拆除红场列宁墓,理由是展示遗体“不符合基督教规矩,是一项罪行”——但最终被他以“时机不成熟”为由阻拦。

自1924年列宁逝世开始,他的遗体被封存在红场水晶棺中供人瞻仰,迄今已有93年,有关何时重新安葬列宁的讨论也已经持续了超过30年。很少有什么问题能够如同列宁遗体问题一样集中如此之多的舆论焦点——最初它是一个要在何种程度上与苏联体制划清界限的政治站位问题,后来它变成了一个如何看待苏联、本国历史和“前朝领导人”的历史态度问题,如今它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与教规不符的“展示尸体”行为应当在何种情况下得到容忍的宗教问题。

至少直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官方的态度仍未出现任何大的变化——3月16日俄罗斯东正教会明确表态,称在目前的政治条件下不会提出这个问题,4月21日,在国家杜马那份要求埋葬列宁的提案递交第二天,国家杜马主席、前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沃洛金公开替普京代言,称普京认为“这是错的,是不应做的事”。该提案随即被撤销。

不再神圣的列宁

对红场上的列宁遗体,俄罗斯文化部长梅津斯基曾经说过一句颇为刻薄的讥讽:“眼下也就剩下最多10%还能被叫做‘列宁遗体’了。”

话虽刻薄,却是事实:尽管最初苏联人民可能的确怀有“让领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好意,但早在卫国战争结束后,水晶棺中真正的列宁遗体仅存10%就已经是众所周知之事,此后的几十年里,为了保持列宁遗体的外观,列宁墓工作人员和专家小组竭尽心力,又换掉了除头部外几乎所有部位。全世界出于展示目的而长期保存的政治领袖遗体并不太多,如今其中大部分领导人已经下葬,而列宁逝世时间远早于其他人,继续维护的难度越来越大,其成本也势必只能越来越高。

苏联时代,这项工作有国家财政作为后盾,尚不为难,但苏联解体以后,俄国家财政每年还要拿出近20万美元以供维护费用,经费上的压力立即凸显出来。对于今天的俄罗斯联邦,这笔支出不但缺乏意识形态支持,在最近几年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更易引人非议。就在这个春天,还有反对派人士调侃“就算是复活他也比保存他便宜些”,从这些现实技术条件限制来看,决定埋葬列宁几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同样难以抵御时间流逝的还有俄罗斯共产党。自1991年起,提议埋葬列宁的人来自各党各派,出自各种理由,反对埋葬列宁的却自始至终只有一家——俄罗斯共产党。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确是俄共的超高支持率成功牵制了叶利钦拆掉列宁墓的愿望,但二十余年过去了,俄共主席依然是那个久加诺夫,俄共也依然是那个俄共——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新成员的党,而曾经的苏联公民们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逐渐辞世。2011年,响应俄共号召在红场集会保卫革命领袖的民众已经几乎全部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列宁墓正在失去它最后的捍卫者。
 
教规下的革命领袖

一旦神圣光环褪去,不再是禁忌的列宁遗体立即成了现实政治的背景板,最近几年,主要争议点并非列宁抑或苏联的历史地位,而是红场上的水晶棺是否符合东正教教规。

除了言辞激烈地要求将列宁迁出红场以证明对上帝的信仰的俄罗斯海外东正教会之外,并非支持下葬的所有人都是列宁的反对者。提出安葬列宁最新一个议案的杜马议员苏哈列夫主要的着眼点是要为列宁举行东正教葬礼,而支持安葬列宁的俄罗斯民众里有至少一半视列宁为历史伟人,支持葬礼同样出于宗教同情。最后,俄罗斯东正教会以客观姿态对列宁遗体的性质下了定论:“我们完全理解他在红场的存在不符合基督教传统。”

试图用教规来衡量列宁遗体,当然是近年来俄罗斯社会迅速宗教化的直接结果,但这一幕事实上极为尴尬:东正教素有崇拜圣徒遗体或部分遗体的“圣髑崇拜”传统,许多历史研究者相信保存列宁遗体之举深受其影响,甚至可以说是现代技术发展后的新圣髑崇拜形式。不论这样的身后安排对无神论者列宁究竟有多么讽刺,对迄今仍拥有多位圣徒遗骨供人瞻仰的教会来说,此举真正的问题恐怕不是展示遗体,而是展示教会敌人的遗体。然而,在如今除传统外别无合法性来源的俄罗斯政治语境中,东正教会最终还是选择了“不符合俄罗斯文化/宗教传统”作为反对理由。

与此同时,永恒的反方辩手俄共仍在继续搬出“尊重历史”的大旗来捍卫列宁,当“历史”迎面遭遇“传统”,这场景已无异于一个政治寓言:现实是,教会、沙皇和旧俄罗斯文化共同构成俄罗斯历史叙述的一端,而苏联、共产主义和国家体制则构成与之势不两立的另一端,在这种情况下,目前俄罗斯唯一的政治正确标准“传统价值观”,究竟应当落脚在何处?

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在转达普京对最近列宁遗体问题辩论的意见时说,普京已反复重申“社会对此事需要一个共识”,而“俄罗斯的历史不能被割裂为1917年之前,和1917年之后”。这不是普京第一次试图暗示革命前的沙俄与革命后的苏联之间可能有存在于某处的共通点,2012年刚刚开始推崇“传统价值观”的普京就曾试图证明列宁遗体的展示和纪念完全符合东正教仪式,并以此暗示两段历史存在亲缘上的传承关系,尽管东正教徒和共产主义者都无法接受这个推论。

毋庸置疑,普京的答案至少暂时意味着唯一的答案,直到下一个足够强力的政治理由出现之前,列宁离开红场的可能性都微小到约等于没有。百年过去,领袖依然与我们在一起——只是已逐渐难以分辨究竟是谁家领袖了。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