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澳洲拟对社交媒体使用设年轻限制 专家分析多方面影响

2024-7-3 12: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1| 评论: 0

摘要: 社交媒体真的如总理阿尔巴尼斯所言是“祸害”吗?澳大利亚本地有专家认为社交媒体可带来更微妙及多方面的影响。 吉恩·辛奇利夫(Jean Hinchliffe) 是作家和活动策划人,她在大约 13 或 14 岁时,在社交媒体首次接 ...

社交媒体真的如总理阿尔巴尼斯所言是“祸害”吗?澳大利亚本地有专家认为社交媒体可带来更微妙及多方面的影响。

吉恩·辛奇利夫(Jean Hinchliffe 是作家和活动策划人,她在大约 13 14 岁时,在社交媒体首次接触到政治活动。

她记得在现在改名为X的推特(Twitter)上,看到了有关婚姻平权运动的帖文,并报名成为志愿者。

辛奇利夫15岁时,成为 School Strike 4 Climate 活动的策划人,该活动组织年轻人在全国各地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呼吁政府更严肃应对气候变化。

她表示组织这罢课活动需严重依赖 Facebook Messenger Instagram 进行,并利用这些平台直接与年轻人交谈。

现年 20 岁的辛奇利夫表示,最近政界人士承诺将限制 16 岁及以下人士使用社交媒体,这使她感到震惊。

 她说:“如果没有一个平台,年轻人就很难一起开展社会运动,因为社会运动是通过社交媒体和这些网上环境来推动。”

辛奇利夫对社交媒体亦感到担忧,特别是经隐藏演算法所驱动的内容筛选,但她也认为网络世界是年轻人不可或缺的联系方式。

她说:“我认为问题不在于年轻人是否能够使用社交媒体,而是社交媒体平台本身,以及对这些平台缺乏监管。”

“这就像是一些公共领域由缺乏透明度的私人公司管理,是一个更广泛的社会问题。”

政界人士对社交媒体有何评论?

最近几周,社交媒体年龄设限已成为联邦政坛的焦点,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和反对党联盟党领袖达顿(Peter Dutton )均表示支持禁止 16 岁以下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

目前所有主要社交媒体平台都要求用户年满 13 岁,尽管网络安全专家表示用户可以绕过这些限制。

阿尔巴尼斯将社交媒体称为“祸害”,政府已承诺投入 650 万澳元试行“年龄验证技术”。

政府于5月宣布将对社交媒体为澳大利亚社会带来的影响进行调查听证会。

社交媒体如何影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对于社交媒体如何影响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研究员几乎没有共识。

捷克马萨里克大学(Masaryk University )的研究员指出,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教授最近出版新书《The Anxious Generation: How the Great Rewiring of Childhood Is Causing an Epidemic of Mental Illness》是引起这个政治议题的催化剂。

然而,研究员表示书中的很多主张都存在争议。

他们写道,研究员“关注各种科技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复杂关系,没有证据显示,使用数码科技在日后会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更严重的影响”。

 全球数据显示,使用屏幕的时间与青少年出现忧郁和焦虑症状存在密切关系。

然而,根据心理健康研究机构黑犬研究所(Black Dog Institute)表示:“目前尚未清楚使用数码科技是否会导致心理健康状况恶化,或者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年轻人,是否只是比健康的同辈更频繁使用科技”。

黑犬研究所的研究还发现,社交媒体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所使用的社交媒体类型。

当用户正面地使用社交媒体,即是积极地与他人联系,可能对心理健康有益处,包括调节情绪。

禁令会对年轻人带来更大风险吗?

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机构 ReachOut 的临时首席执行官杰基·哈伦(Jackie Hallan)表示,机构非常担忧禁止 16 岁以下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安全后果。

她说:“如果对社交媒体有禁令,而年轻人却找到解决方法避开,我们都知道,如果他们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或者他们没有得到父母或照顾者的许可,他们就不太可能就这些事与他们交谈,他们就不太可能获得支援。”

网络安全专员(eSafety commissioner)于本周警告,禁令将会迫使一些年轻人秘密使用社交媒体,导致他们使用监管较少的非主流服务,这可能会“增加他们面临更大风险的可能”。

社交媒体对年轻人有好处吗?

哈伦表示,拟议的禁令没有认识到社交媒体可带来微妙的影响。

她说,虽然社交媒体在一些方面“存在挑战”,但很多用户体验都被排除在主流政治讨论以外。

哈伦说:“我们知道年轻人可以用它作为表达创造力的一种方式,亦能够在 YouTube 等网站上学习新技能或能够了解影响周边世界的各种议题。”

哈伦也表示,年轻人通常使用社交媒体作为寻求心理健康支援的起点。

社交媒体可以成为很多边缘化社群年轻成员建立联系和寻求支援的必要工具。

性少数群体(LGBTIQ+)青年倡议组织 Minus18 的总经理艾德里安·默多克(Adrian Murdoch 表示,社交媒体是性少数群体社区年轻人联系的重要方式。

艾德里安表示,这是因为社交媒体可以“为那些不公开性取向或处于不获支持环境中的人,提供匿名方式”,或者“为那些生活在偏远和乡镇地区的人提供一种更容易结识他人的方式”。

澳大利亚本地一项由2022年开始的研究支持艾德里安的论点,研究发现社交媒体可以通过同伴连结、身份管理和社会支持来支援性少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然而,艾德里安指出,网络可能会带来欺凌的风险,并表示需要为性少数青少年提供安全的平台。

设最低年龄会令青少年无法参与重要对话吗?

普格利西(Leo Puglisi)是网上新闻频道《6 News Australia》的创办人,11 岁时在父母的同意和监督下开始在 YouTube 上制作新闻。

普格利西的新闻团队拥有大约 12 名记者,表示拟议的年龄限制会令他们的社交媒体平台失去其中三名记者。

他说:“我们的国家事务部编辑,他采访过阿尔巴尼斯和莫里森(Scott Morrison),以及报道选举新闻的记者,都会从社交媒体上消失。”

普格利西担心社交媒体禁令可能会切断一些青少年接触政治新闻和资讯的机会。

“我希望年轻人更多地参与和理解政治,我们真正希望的是这些年轻人能够在更适合他们的平台上接触新闻,或者是他们感兴趣的新闻。”

虽然辛奇利夫承认在网络上寻找资讯的危险,但她并不认为青少年特别容易受到虚假资讯的影响。

她担心,如果 16 岁以下青少年不再接触社交媒体,很多人将失去社会或政治赋权感。

“我确实认为这绝对剥夺了年轻人接触政治和公共话语权,这确实令人担忧,因为年轻人的声音,特别是在气候危机问题上,更需要平台去展示和聆听。”

辛奇利夫强调:“我认为禁令是一件非常负面的事情。”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