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为何澳大利亚不能等到2050年才减排

2024-6-26 19: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2| 评论: 0

摘要: 澳大利亚能否实现2030年减排目标仍存在争议 澳大利亚气候变化法案的目标是到 2030 年将排放量比 2005 年的水平减少 43%,并在 2050 年实现净零排放。这是一个宏伟的目标。然而,在澳大利亚,气候行动在政治上一直很 ...

澳大利亚能否实现2030年减排目标仍存在争议

澳大利亚气候变化法案的目标是到 2030 年将排放量比 2005 年的水平减少 43%,并在 2050 年实现净零排放。这是一个宏伟的目标。然而,在澳大利亚,气候行动在政治上一直很困难,因为在这个国家,化石燃料仍然是重要的出口收入来源,并为国内大部分能源生产提供动力。

十多年的政治争斗——在当地被称为“气候战争”——使澳大利亚在国际上被贴上了气候落后者的标签,部分原因是不愿意在2030年前逐步淘汰煤炭。

近日专家警告,澳大利亚需要迅速降低碳排放量,不能等到2050年才行动。专家表示,应对气候变化的“缓慢行动”,包括澳大利亚将依靠核电来减少碳排放,可能令全球暖化将持续更长时间。

反对党领袖达顿表示,如果联盟党执政,将放弃澳大利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目标,该目标订明2030年将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减少43%

此举将有可能令澳大利亚退出《巴黎协定》。此前,他曾承诺发展核能,并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

能源部长鲍文表示,《巴黎协定》非常明确,各国不能背弃有关排放的承诺。

鲍文说:“目前,未签署《巴黎协定》的国家包括利比亚、也门和伊朗。达顿先生是否提议澳大利亚与他们并列?”

反对党联盟党表示将放弃澳大利亚2030年的减排目标后,澳大利亚实现净零排放的道路受到密切关注。

虽然联盟党将维持澳大利亚在《巴黎协定》的目标,到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但达顿表示,“签署没有任何实现前景的(早期)目标是没有意义的”,他不会为达到目标而“破坏农业”。

联盟党尚未透露如何计划将排放量降至净零。直到下次选举,预计将于明年927日举行后,该党才会宣布自己的2030年目标。上届莫里森政府的目标是削减 26%28%

达顿表示,政府的再生能源目标无法实现,“签署没有任何实现前景的目标是没有意义的”。他指,可再生能源的推出受到延误,并表示必须发展核能来取代化石燃料。

他说:“你不能让总理说,我们不用煤炭,我们不用天然气,不用核能,但我们会继续供电 ——这只是幻想。我们现在进行的是一场关于能源的辩论,我认为我们会赢。”

这场辩论引起了疑问,澳大利亚是否有必要实现2030年目标,作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承诺的一部分。

 

为何要提及《巴黎协定》?

澳大利亚设定碳排放目标作为承诺《巴黎协定》的一部分,这是一项国际条约,旨在将全球暖化控制在2 摄氏度以下,最好是1.5摄氏度以下。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阿尔巴尼斯政府已立法规定到2030年将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43%,并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

全球气候变化智库组织研究机构气候分析的总监比尔·黑尔表示,将全球暖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将防止气候变化带来最严重的影响。

但在达顿透露联盟党不会支持减排43% 的目标后,国家党议员巴纳比·乔伊斯和基思·皮特已经呼吁澳大利亚退出《巴黎协定》。

联盟党表示,为了实现《巴黎协定》,核电将会是下次选举采取的一项主要政策,尽管目前尚未公布这方面的细节。联盟党还希望提高国内天然气产量。

如果当选,他们也将收回政府的国家汽车排放标准,该标准为202512月起进口澳大利亚的新车设定更严格的排放标准。

 

澳大利亚有望实现2030年目标吗?

工党驳斥2030年目标无法实现的说法。

气候变化管理局于2023年发表的最新报告预计,到2030年,澳大利亚的排放量将比2005年的水平低42%。仅43%的目标低1%

但报告指出,澳大利亚在实现2030年目标仍未步入正轨,初步估计排放量实际上会略有上升。

气候变化及能源部长克里斯·鲍文在声明中表示,预测显示43%的目标“虽具雄心但可以实现”。

 鲍文表示,政府其他行动也对排放量产生重大的影响。这包括通过产能投资计划(Capacity Investment Scheme)鼓励更多使用的再生能源,以及提高电动车使用率的政策,同时改革碳排放的保障机制,该机制要求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企业减少排放。

黑尔表示,他同意政府“相对地接近”去实现2030年目标。

他向SBS新闻说:“联盟党声称目标远未达到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马克·豪登(Mark Howden)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能源与灾害解决方案研究所所长。

他表示,澳大利亚可能不知道其政策是否有效,直到政策进一步加强。政策包括将于20251月开始实施的新车效率标准,要求车厂提供更省油的汽车选择。

但他表示,如果企业面临不确定的情况,就不太可能投资减排。

 

如果2030年目标实现不了 2050年还能实现净零排放吗?

豪登表示,2030年目标是实现净零排放和减少全球暖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表示,为了将全球暖化控制在特定温度,可排放的温室气体数量会有所限制,这称为“排放预算”。

如果澳大利亚不迅速降低排放量,继续以目前的水平排放温室气体,“这将彻底超出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预算”。

如果所有国家都不减排,我们将无法把升温控制在《巴黎协定》中规定的1.5摄氏度到2摄氏度以内。

这就是为何依赖核能发电是有风险,因为澳大利亚可能需要1020年的时间才能建立核能,而且要接近2050年才能开始减少电力产业的碳排放。

作为《巴黎协定》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同意2021年至203010年间的“排放预算”为4353 公吨二氧化碳当量。

气候变化管理局的报告指出:“除非排放量开始迅速下降,否则澳大利亚很快就会超出排放预算。”

豪登表示,经济学越来越清楚显示,对气候变化不采取行动,代价远比采取行动高。如果我们继续按照目前做法一直到2050年,并不能符合2摄氏度的升温排放预算,更不用说(控制在)1.5摄氏度。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马克·豪登教授说:“这样做将会有巨大的代价和风险。”

 

实现气候目标“符合澳大利亚经济利益”

豪登表示,从经济角度,在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取得快速进展“非常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即使不考虑其他人类和生物多样性损失的代价。

他说:“现在有一系列的经济分析显示,我们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拖延。”

豪登提及飓风和洪水泛滥等极端天气事件造成的经济成本、海平面上升导致海岸侵蚀影响房屋的成本,以及极端炎热天气而更换路面的成本。

“如果我们现在就针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我们的情况会好得多。”

豪登表示,如果澳大利亚放弃2030年的目标,那就像因为可能不会获胜而退出比赛一样。“你要做的就是尽力而为。”

“因为我们可能无法达成目标,而认为我们应该放弃,是为失败辩护。”

 

确保达成目标的关键行动

豪登表示,如果不减少电力产业的碳排放,澳大利亚几乎不可能实现目标。但它们也只占排放量约30% 。豪登说:“我们还需要关注其他70%。”这包括运输和农业的排放,以及其他行业包括煤炭和天然气等生产商。

黑尔同意,政府到2030年实现将全国电力市场的82%转向再生能源的目标非常重要。他表示,澳大利亚还可以提高汽车燃油效率标准,并扩展到货车、巴士和轻型商用车,以鼓励更多人使用电动车。

黑尔也建议改革保障机制,不允许企业购买碳抵消信用额度,因为他认为这些公司没有致力减排。他表示,讨论核能是浪费时间,可能会分散注意力,因为联盟党没有采取其他措施来减少排放。“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在政治层面上,我们看到全球各地一些政府都已设定2050年的目标,但完全没有意图或政策来实现这个目标,联盟党的提案似乎属于这类。”

“澳大利亚履行长期承诺的往绩并不好。”

 

如果不迅速减排 全球暖化时间将更长

研究机构气候分析总监比尔·黑尔同意,全球需在未来六年内减少40%以上的排放量,才能将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否则将面临更长时间的炎热天气。他说:“如果不减排,就会向大气中排放更多的二氧化碳,从而使地球变暖的时间更长。”

应对气候变化之战实际上需要快速行动,缓慢行动根本不是解决办法。

黑尔表示,如果全球各地政府遵循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化委员会的指引,并在2030年前大幅减排,暖化的速度将在2050年后迅速开始放缓。“暖化或多或少会停止。”

 

世界正在努力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全球气温和天气模式的长期变化变得越来越明显。

燃烧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为现代世界提供动力的人类活动一直是气候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

减少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以及利用更多可再生能源是减缓气候变化影响所需的一项关键行动。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