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国王生日授勋名单 多位华人荣膺勋章

2024-6-12 13: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8| 评论: 0

摘要: 哪些澳大利亚人获殊荣 澳大利亚总督大卫·赫尔利(David Hurley)宣布2024年国王生日授勋名单,今年有737名澳大利亚人获得澳大利亚勋章、功绩奖章、杰出奖章和显赫奖章,包括至少三位华人。 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

哪些澳大利亚人获殊荣

澳大利亚总督大卫·赫尔利(David Hurley)宣布2024年国王生日授勋名单,今年有737名澳大利亚人获得澳大利亚勋章、功绩奖章、杰出奖章和显赫奖章,包括至少三位华人。

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包括综合类勋章和军事类勋章。综合类勋章分为四个级别,分别为澳大利亚同伴勋章(AC)、澳大利亚官佐勋章(AO)、澳大利亚员佐勋章(AM),以及澳大利亚勋位勋章(OAM)。

澳大利亚总督赫尔利宣布国王生日授勋名单,表彰在各个领域为社会竭诚服务和做出贡献的人士。他们当中,有曾领导所在州度过新冠疫情高峰期的前州长,有帮助新移民在澳创造有意义生活的重要人士,也有反家暴活动人士。

综合类勋章有数百名获提名者,最终有493人荣膺勋章,人数比往年少了近半,其中6人获同伴勋章,15人获官佐勋章,131人获员佐勋章,341人获勋位勋章。

当中男性和女性分别246人,各占总数的49.9% ,还有一人是跨性别人士。近年女性占比不断提高,此次是自1975年澳大利亚引入授勋制度以来,女性人数连续第三次多于男性或与男性人数相当。

今年获得者的年龄跨度从29岁至98岁,获授勋者来自不同领域,包括社区服务、国际关系、公共服务、经济商务、法律、环境保护、医学、教育、体育、文艺、资讯科技、工程、多元文化事务、传媒、宗教和旅游业等。

在上述领域中,凭借在社区的突出贡献和卓越服务而荣获勋章的人数依然最多,共有226人,占45.8%,紧随其后的是医学界的64人,接着是教育界的26人。

当局亦特别列出34名获授勋者,表彰各行翘楚——他们在支持澳大利亚应对新冠疫情中作出了卓越贡献。

除了上述综合类勋章,另有25人获得军事类勋章。其他奖章方面,有162人获得功绩奖章(Meritorious Awards),57人获得军事类别的杰出奖章(Distinguished Awards)或显赫奖章(Conspicuous Awards)。

澳大利亚总督赫尔利向这些杰出的澳大利亚人表示祝贺:“这是我作为总督的最后一份授勋名单。我一直坚信勋章制度必须反映社区的多元化,我对我们过去五年的进步感到高兴。为了让此延续且必须延续,我们需要大家花时间去提名那些鼓舞他人的人士。”

 

澳大利亚授勋制度

澳大利亚授勋制度用来表彰对国家或人类做出卓越贡献和突出服务的澳大利亚公民

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是用来表彰对国家或人类做出卓越贡献和突出服务的澳大利亚公民,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1975214日创立的。

每一年的国庆日和君主寿辰,政府都会颁发勋章和奖章,表彰和庆祝澳大利亚人的杰出贡献及成就。

任何人都可以在综合类勋章提名一位澳大利亚人,合资格的获提名的人士,经澳大利亚勋章委员会(Council for the Order of Australia)评选后,会由总督批准颁授;而军事类勋章则是由国防部提名。

澳大利亚荣誉制度主要由三方面组成,一是澳大利亚勋章(The Order of Australia),二是澳大利亚英勇勋章(The Australian Bravery Decorations),三是国家奖章(The National Medal)。

澳大利亚的功勋荣誉表彰承袭英国授勋及嘉奖制度,在1931年独立后。开始建立自己的荣誉表彰体系,但在很长时期内实行与英制并存的双轨制,直至1986年建立起基本独立的荣誉表彰体系,由勋章、英勇勋章、奖章组成。

澳大利亚勋章分为两大类:通用类和军事类,并由高至低有以下5个级别:

澳大利亚爵级勋章和女爵级勋章 Knights / Dames of the Order

澳大利亚同伴勋章 Companion of the OrderAC)、

澳大利亚官佐勋章 Officer of the OrderAO)、

澳大利亚员佐勋章 Member of the OrderAM)、

澳大利亚勋位勋章 Medal of the OrderOAM),

其中的澳大利亚爵级和女爵级勋章只限于通用类别,在1986年曾撤销,在2014年由时任总理阿博特宣布恢复这一勋位,但是201511月又被之后的总理特恩布尔宣布取消。

澳大利亚勋衔的提名通常按收到的顺序进行登记、处理和审查,从考虑提名开始到最终授勋,整个过程可能需要18个月至2年。

每年澳大利亚综合类勋衔提名的数量比较稳定,从20122016年,每年所受到的合格提名份数在1582份至1712份之间,这意味着每一次澳大利亚勋衔委员会大概考虑800个合格提名。从近几年最终的综合类勋衔名单来看,一般都在600-700人获得受勋。

当调查研究工作完成之后,合格的提名将会报至澳大利亚勋衔委员会进行考虑,所有的材料也都会发给19名委员。

到委员会这,提名有三个结果,一是推荐,二是不推荐,三是推迟,下一次会议时再次考虑。

勋衔委员会进行提名筛选后,会发一封通知书给候选人,看他们是否愿意接受勋衔,随后再将不同级别勋衔的候选名单推荐给澳大利亚总督。一旦澳大利亚总督最终批准确认授勋,那么祝贺信函将会寄给荣膺勋衔者。

也许有人觉得奇怪,难道还有人拒绝接受勋衔吗?这也曾有发生,虽然澳大利亚总督府表示这是私人原因不便透露,但是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一些报道显示,一些人拒绝接受勋衔的原因多样,有的出于谦逊,有的因为已经获得了更高级别的荣誉,有的则可能是因为有自己的其他看法。

 

三位华裔人士获颁勋位勋章

今年有至少三位华裔优秀人士获颁澳大利亚勋位勋章。

 

赵美好

旅游公司Australian Tours Management的营运总监赵美好(Bee Ho Teow)是近年的获授勋华人中罕见的旅游业代表。

赵美好的父亲来自中国福州,母亲是马来西亚华人。父亲移民马来西亚组建家庭,她在槟城出生。19岁时,她只身赴澳求学,毕业后成为营养师,后来与丈夫郑永华(Eng Waa Teh)一同在墨尔本开设旅游公司。掌握普通话、广东话、福建话、福州话和马来语的她,凭语言和文化优势成为澳大利亚业界开拓亚洲市场的先行者之一。

她从1995年起出任公职,成为澳大利亚旅游局(Tourism Australia)的前身澳大利亚旅游业专员公署(Australian Tourist Commission)专员,还曾任职于澳大利亚旅游局的国际行业顾问小组、中国市场顾问小组,担任过维州旅游局(Tourism Victoria)董事会成员、澳大利亚旅游业出口理事会(Australian Tourism Export Council)全国董事会成员、维州州长顾问等。

赵美好和公司因对旅游业的贡献多次获得政府和行业奖项,更在2003年获澳大利亚总督颁发建国百年勋章(Centenary Medal)。专业之外,她还在2004年加入皇家墨尔本医院(Royal Melbourne Hospital)的神经科学基金会,负责筹款事务,为社区出一分力。

她向SBS中文表示,自己的多元文化背景为事业带来很多帮助,而这次获颁勋章是澳大利亚政府对旅游业也可为国家和社会作出贡献的认可。

度过40多年的旅游业职业生涯,她感谢丈夫和子女的支持:“我想告诉年轻一代,若你是要工作的母亲或父亲,你要子女理解你做的工作。如果他们不明白你为何努力工作、不接受,这就会变得很难。”

 

黎志荣

堪培拉全科医生黎志荣(Chi Wing Lai)因其55年如一日为医疗行业的付出而获得勋章。

 

黎志荣于1939年生于香港,童年在“三年零八个月”的日占时期度过,亲历了姐妹因营养不良和得不到医疗护理而死亡的惨痛。因父亲曾做过水手,喜欢澳大利亚这个国家,便在1958年送18岁的儿子南下,在新州Armidale读中学,并成功考入悉尼大学读医。

在悉尼南区St George医院实习数年后,他随团队进入堪培拉,从此在这定居,做了20年的接生工作。在逾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中,他支援过多家公立医院,也曾在悉尼大学临床学院的堪培拉校区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医学院担任讲师。

受妻子影响,黎志荣还在70年代参与援助东南亚难民的义务工作,让他们住在家中。

2010年,夫妇以其中一位心系祖国但英年早逝的柬埔寨难民来命名一个基金会,在当地修建了4所学校,让儿童获得教育机会。

他相信教育可改变人生:“如果没有受教育,我无法在这里从事我的工作。在亚洲国家,除非你生于非常富裕的家庭,否则成功肯定需要良好教育。”

对于这次获颁勋章,他坦言感到惊讶:“我只是做我的工作,我很享受其中。我想不到谁会提名我。”

 

Buuloc Lam

难民出身的牙医Buuloc Lam因其人道主义牙科护理的义举而获授勋章。

Buuloc在越南出生,祖父母来自中国,出生是正值越南战争。战后,她一家九口逃难来澳,靠慈善机构的支援生活。她曾因为牙痛,家人存了很久的钱为她补牙——这件小事让这家人机缘巧合地培养了两位牙医,包括Buuloc自己。

从医30年,她积极回馈社会,在慈善组织救世军(Salvation Army)和Karinya House担任义务牙医,又加入儿童健康救援队(Children's Health Aid Team),多次返回越南为当地儿童义诊。近年她又参加Sanjiwani Australia支援尼泊尔的医疗活动。

Buuloc寄语新移民,鼓励他们像当初“完全不懂英语”的自己一样,保持耐心和努力工作,以达致自己的目标。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