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半个世纪以来到访中国的澳洲总理

2024-5-30 10: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6| 评论: 0

摘要: 阿尔巴尼斯:第九位访华的总理 2023年11月4日晚6时许,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顺利抵达上海,正式在中国开启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 这是澳大利亚七年以来第一位赴华访问的澳大利亚总理,也是阿尔巴尼斯和习近 ...

  

阿尔巴尼斯:第九位访华的总理

2023114日晚6时许,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顺利抵达上海,正式在中国开启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

这是澳大利亚七年以来第一位赴华访问的澳大利亚总理,也是阿尔巴尼斯和习近平继202211月在巴厘岛举行会晤后双边关系的最新发展。

访华期间,澳中两国代表讨论的主题将包括经济合作、气候变化以及民间交流。

阿尔巴尼斯将在周末出席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随后将启程前往北京,分别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强以及全国人大委员长赵乐际举行会晤。

临行前,阿尔巴尼斯表示,“稳定的关系不仅符合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利益,实际上也符合全世界的利益,这正是本次访问的重要意义所在。”

有分析指出,中国对其更广泛外交政策利益的重新认识让澳中关系回温。但是,阿尔巴尼斯与外长黄英贤都强调,澳大利亚将在能够合作的地方进行合作,在必要的地方保持分歧,从国家利益出发进行来往。

回顾历史,澳大利亚和中国建交愈半个世纪以来,阿尔巴尼斯是第九位对中国展开过正式访问的总理,他们访华的历史时机代表了澳中关系跌宕起伏的诸多转折点。

 

惠特拉姆:开辟历史的先驱者

1971年,尚处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红色中国对西方国家来说还是一个神秘的东方大国,政界人士对共产中国忧心忡忡。

然而,作为反对党领袖的工党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就是在这一年首次踏上了红色中国的土地,与后来成为首任驻华大使的费思棻(Stephen Fitzgerald)会见了中国总理周恩来。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还没有访问中国,惠特拉姆成为首批与中共高层接触的西方领导人之一。

那时,美国还没有承认红色中国是中国的合法政权,澳大利亚国内也担心中国的“红色威胁”,政界人士与中国政府的近距离需要极大的勇气。然而,惠特拉姆改变了一切。

1972年,在大选中胜出的惠特拉姆宣布,澳大利亚将承认中国共产党政府并与其建立外交关系,此举标志着两国关系正式步入蜜月期。

1973年,惠特拉姆以澳大利亚总理身份访华,会见了周恩来和毛泽东等重要政治人物。他宣称,“澳大利亚正朝着一个新的方向发展”。

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盛大国宴上,惠特拉姆致辞时说:“今天的中国,我们看到了一股强大的现代化力量,能够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密切合作和交往理所当然且大有裨益。”

悉尼大学现代史教授詹姆斯·库兰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几乎在一夜之间,中国从威胁变成了机遇,从敌人变成了伙伴。”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巴尔巴尼斯认为,惠特拉姆之行“为外交、经济和文化关系奠定了基础,这种联系今天仍使我们两国受益”。

 

弗雷泽:对华态度180度转变

工党政府总理惠特拉姆的破冰之旅让澳大利亚在二战后再次敲开了遥远东方古国的大门,两国政府之后一直在努力发展双边关系。

1975年,惠特拉姆总理的继任者,自由党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Malcolm Fraser)成为第二位访问红色中国的澳大利亚领导人。

惠特拉姆在1971年访华时,弗雷泽还称这位工党领袖为“满洲候选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 ),暗指后者受中国政府操纵。

但数年之后,费雷泽战胜工党候选人担任总理后并未像人们预测的一样疏远与中国的关系,反而选择继续发展澳中关系,并在访华时提议澳、中、美、日四国签订四边条约,共同对抗苏联。

“在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中,意识形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家利益,”费雷泽在演讲中说。

有意思的是,根据澳大利亚外交部的记录,弗雷泽访问中国时,除随行人员外还有60打优质葡萄酒和40箱维多利亚苦啤酒(Victoria Bitter)远赴重洋送达北京。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后来在澳中论坛发表讲话时指出,弗雷泽访华期间“外交部良好的调研工作......折射出当时使馆人员在推动双边关系上下了多大的气力”。

 

霍克:百次访华的性情中人

1984年,澳大利亚领导人鲍勃·霍克(Bob Hawke)首次以总理身份访华, 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万里同霍克举行了一场网球友谊赛。

那次访华期间,霍克还会见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次年第二次访华时会见了邓小平。

1985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访问澳大利亚,抵达珀斯机场后,在车上还握着霍克的手。正是在胡耀邦那次访澳期间,澳中两国缔结了后来成为两国经济关系基石的项目:铁矿石贸易。

1980年代中期,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出口目的地。

霍克与中国领导人关系密切,他多次访华,也是一名性情中人,与典型的政界人士有所不同。

19896月,北京街头刺耳的枪声与熊熊火光将中国与西方的关系热度降到了冰点。 读到描述“六四”事件惨烈场景的外交电报时,霍克总理泪流满面。他不顾那些官僚主义的建议,做出了允许约两万名中国留学生和其他拿临时签证的中国公民留在澳大利亚的决定。

“六四”前后来澳的中国公民中,共有四万人最终拿到永居身份,很多老一代移民至今对霍克心存感激。

当时,担任中国外交部长的钱其琛表示,“中国在没有澳大利亚的情况下已经过了几千年,毫无疑问,再这样做也没有问题。”但库兰教授表示,两国密切的经济关系基础意味着双方关系可以“迅速恢复”。

 

基廷:“六四”后第一位访华的澳洲总理

19936月,工党政府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访华,成为“六四”四年后首位到访中国的澳大利亚领导人。

正如库兰教授所言,澳中两国关系得到了修复。基廷访华前表示,澳中两国不仅在初级产品方面,而且在高科技领域里也存在着互利合作的巨大潜力和良好前景。

他说,他期待着对中国的访问,亲眼看一看1989年初他以国库部长的身份访华以后,中国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在北京期间,基廷强调说,澳大利亚将进一步调整对华政策,发展同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两国友好合作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

此外,基廷还通过地区性组织亚太经合组织(APEC)在两国经济交往中开辟了新的层面。

外界始终认为,面对中国强大的影响力以及如何将这个国家纳入全球政治秩序的问题上,基廷是一位客观冷静的现实主义者。

基廷说,在印太区域事务上应该给中国参与活动的空间,而不是让中国发挥主导作用。

2021年的一次具有争议性的发言中,基廷还表示,对所有国家来说与中国接触都会确立一个更好的政治框架,而中国的崛起是合理的,并不是要在全球称霸,而是要改革国际秩序。

 

霍华德:贸易至上

19973月,自由党人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以总理身份出访中国。虽然澳中两国领导人在1996年因台海危机而发生“争吵”,但之后商业利益与经济交流便成为两国关系的首要问题。库兰教授说,当时霍华德对中国领导人江泽民表示,“看,我们在文化、文明和语言方面是如此不同,在人口规模方面也是如此不同,我们要把这些纽带穿起来或连接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但我们可以做生意”。

中国方面表示赞同。当时,中国是一个依然在崛起的国家,中国政府有着寻求国际认同的需要,并且遵守邓小平的箴言——韬光养晦。从1996年到2007年霍华德任期结束时,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增长了526%,中国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陆克文:中文流利的澳洲总理

2007年,工党的陆克文当选为澳大利亚总理。他中文普通话流利,而且被认为是一个“中国通”,与中国也有较深的交集。

在陆克文上台后,外界都认为他在澳中两国关系的良好发展方面会大有作为。 20084月,陆克文首次正式访华,期间出席了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会见了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和李克强几位中国领导人。

当年八月,陆克文与澳大利亚总督迈克尔·杰弗里先后到北京出席了夏季奥运会的开、闭幕式。

陆克文基本上赞同霍华德稳定关系的多项原则,把商业利益和经济交流放在关系的首位。然而,库兰教授认为,2009年,澳中两国的关系在陆克文的任期内变走了下坡路。力拓集团阻止中国国有企业中国铝业的投资、澳大利亚商人胡士泰则在中国被捕,陆克文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

 

吉拉德:合作伙伴东西兼顾

2011年四月,澳大利亚工党政府总理茱莉亚· 吉拉德(Julia Gillard)的专机在海南三亚落地,访华之旅开启。

对她来说,维护与中国的关系并非易事。当时,澳中两国关系在陆克文执政后便开始出现颓势。

吉拉德访华时,澳大利亚在战略上非常倚重美国,依靠与美国的军事同盟保证国家安全。然而,澳大利亚同时也强调东亚地区的整体作用,因为东亚是澳大利亚对外经济的重心,中国当时已经取代日本成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吉拉德访华期间,澳中双边关系经历了2009年时的波折,虽然逐渐得到一些修复,但两国关系依然没有特别稳固。

 

阿博特:不是为了谈生意而是交朋友

20144月,自由党政府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访华,随行代表团成员包括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等高级官员,此外还有大约30名商界重要人物。这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派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外访团。

阿博特在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上发表讲话时称,带领澳大利亚代表团到中国是为了协助建立“亚洲世纪”。

他赞扬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取得的成就,同时表示澳大利亚为自己的煤炭、铁矿石和天然气等自然资源能够在这一发展繁荣的过程中发挥作用而感到自豪。

他认为,“澳大利亚在中国并不是为了谈生意,而是为了交朋友”。

 

特恩布尔:澳中关系急剧恶化前最后一位访华的总理

20164月,阿博特的继任者,自由党政府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抵达上海,开启了他上任后的首次访华之旅。

这次,澳大利亚代表团成员中包括千余名商界高管,被媒体称为“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的贸易使团”。

此时,中国经济已经放缓,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煤炭以及其他资源型产品出口都遭到重创。2015年,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双边贸易额达到1150亿美元,但同比下降6.3%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特恩布尔访华后的短短几年内,澳中关系急速恶化,此后七年中再也没有一位澳大利亚领导人踏上中国的土地。

特恩布尔在上海对商界领袖发表演讲时称,2015年签署的澳中双边自贸协定为澳大利亚出口提供了重要商机。

他表示,中国在刺激消费增长,而澳大利亚要抓住中国经济转型中的巨大机遇。

由于澳中双边自贸协定,中国免除了很多澳大利亚商品的关税,而且每年有超过100万中国游客到澳大利亚旅游。

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澳大利亚政府在特恩布尔访华前发布的报告中批评了中国在南海有争端海域的行为,但特恩布尔访华期间并没有谈及南海争端问题。





文章转载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3-11-05/australia-prime-ministers-china-visits-in-past-50-years-history/103040640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