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房租通胀移民创纪录背后的真相

2023-11-29 10: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26| 评论: 0

摘要: 你可以称它们为澳大利亚经济中的四个“I”。现在,这四个以“I”字母打头的问题以惊人的方式碰撞在了一起。 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只关注其中的两个:通货膨胀以及其对利率的影响。 但还有另外两个也需要纳入考虑范围:移 ...

你可以称它们为澳大利亚经济中的四个“I”。现在,这四个以“I”字母打头的问题以惊人的方式碰撞在了一起。

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只关注其中的两个:通货膨胀以及其对利率的影响。

但还有另外两个也需要纳入考虑范围:移民和对基础设施的需求。

上至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米歇尔·布洛克,下至每一位经济学家都承认,利率是一种钝器,会对澳大利亚社会的不同阶层造成不成比例的影响,尤其是对过去三年中购买了房地产的澳大利亚年轻人。

但对许多经济学家来说,这是唯一的武器。许多人甚至拒绝考虑替代方案,主要是因为他们回避这场已变得具有社会性,有时甚至是种族性的辩论。然而,他们往往更乐于继续推动不断提高利率。

虽然澳大利亚的通胀率也在下降,但其速度远远低于澳大利亚央行的预期,这迫使澳大利亚央行在墨尔本杯赛马日提高了官方利率。

这为鹰派提供了弹药,他们更加强烈地要求进一步加息。上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提示下,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将削减基础设施开支,以缓解通胀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这份报告还呼吁进一步加息。但与其他许多报告一样,虽然它承认了澳大利亚高通胀的根本原因,却没有考虑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而是绕开了根本问题。

报告指出:“由于住房短缺,房租也以非常快的速度上涨,而在新冠疫情[结束后的]重新开放下,移民数量的强劲增长也增加了压力。”

 本土危机

我们正处于一场全面的租房危机之中。澳大利亚三分之一的家庭租房居住,许多家庭发现很难维持生计。这些人是最近高利率和超高生活成本冲击下被遗忘的受害者。

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房租一直在飙升,而根据房产数据公司PropTrack的数据,全国空置率仅为1.1%,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与此同时,我们的移民数量在不断创下新高,预计今年将有多达六十万人抵达。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发展四年,将有足够的人口填满一个布里斯班大小的城市。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通胀数据还突显了另一个情况:目前,房租正以14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成为推动我们通货膨胀的关键因素。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租金约占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6%,是该指数的第二大贡献因素。

澳大利亚统计局早在今年四月份就警告说:“了解租赁市场对政策制定者非常重要,因为它对家庭的消费和储蓄模式以及通货膨胀都有影响。”

然而,尽管证据确凿,但似乎很少有人愿意正视推动通胀的这一关键力量。

与其因为房租疯涨而不断提高所有人的利率,不如干脆减少移民数量,哪怕是暂时减少,以减轻房租压力,帮助降低通胀,这不是更有意义吗?

所有那些来到澳大利亚的人都需要有地方居住,而需求的增加又导致房租上涨。这个问题可能会在未来变得更加复杂。建造一幢房屋或一栋单元楼需要数年时间。再考虑到大量的建筑商已经破产,而且今年新住宅的批准率已跌至十年来的最低点,部分是因为利率飙升造成的。

这不是也不应该是一场关于移民、多元文化、种族或多样性的争论。这是一个围绕简单算术的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星期前关于澳大利亚的报告巧妙掩盖了问题的关键。该报告非但没有建议减少接收新移民,反而建议减少接纳新移民所需的必要基础设施。

报告写道:“联邦政府和各州、领地政府,在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应以更加谨慎和协调的步伐实施公共投资项目,以缓解通胀压力。”

几十年来,在新冠爆发之前,我们一直自诩为奇迹经济。三十年来没有出现过经济衰退!严格来讲,这是真的。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年都在攀升。但这得益于发达国家最庞大的移民项目之一。人口的增加会扩大经济规模。

然而,由于没有对交通、医疗和教育进行必要的额外投资,我们的城市变得更加难以通行,降低了工人的生产力,并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居住地之一。

当今年九月份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出炉后,它很可能会显示,如果没有移民,经济可能已经陷入衰退了。

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有合理的理由认为,我们应该在基础设施支出方面更加明智,但在移民率达到正常水平两倍的情况下,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加息能降低房租吗?

战后时期的移民使澳大利亚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拥有来自本地区和世界各地的丰富文化遗产。

从社会凝聚力的角度来看,这个移民项目取得了巨大成功。

要使该项目继续发挥作用,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都需要解决人口快速增长所带来的结构性问题。

住房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如果试图假装移民数量的大幅增加与房租的突然上涨之间只是一种松散的关系——房租上涨助长了通货膨胀——那么未来很可能会产生更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再加一次息就能解决的。

住房危机对有房的人影响越来越大

近年来,专家们为澳大利亚住房和城市研究所发表了许多关于这个话题的报告。他们说,澳大利亚出现了极其严重的问题。

他们表示,旧有的战后住房政策契约在几十年前就被抛弃了。澳大利亚政府在1940年代、1950年代和1960年代通过创建让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可以负担的住房措施,在拥有全职就业和工资正常增长的劳动力市场的保障下,创造了民众普遍拥有住房的“澳洲梦”。

他们说,旧有的一套政策已经被另一体系所取代,现行的住房体系给已入市的业主(以及房主的子女)特别待遇,而将渴望购房的那些人抛在后面,望尘莫及。

专家解释了政策变化是怎样导致年轻的澳大利亚人仅仅通过努力工作就能买房的做法变得越来越不现实。

他们表示,年轻的澳大利亚人已经了解到这种情况。

20年来,30岁人群的住房自有率一直在下降,从1950年代末的65%降至1980年代出生人群的大约45%

一些研究人员表示,面对快速上涨的房价、不稳定的现代工作合同、停滞不前的工资率以及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年轻澳大利亚人努力存钱的预算策略如今“越来越无足轻重”。

他们表示,年轻人面临的大量问题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和1990年代。当时,霍克与基廷先后执政的工党政府发起了对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法规和工资设定机构的重大改革,导致了全职铁饭碗工作的“规范”消失。

“然而,老一代人经历了相对有保证的就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了储蓄额,从而让住房抵押贷款有安全保障,但这种情况现在正成为例外,而不是常态,”研究人员最近说。“许多年轻人,甚至那些受过高等教育、有好工作和高收入的人,发现自己对住房所有权望洋兴叹,”其他人说。这也是目前房屋所有者看到的情况。

澳洲租金上涨引担忧

商业领袖呼吁改善移民政策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1127日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在截至930日的一年内,澳洲租金上涨7.6%,创2009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

尽管澳洲租金上涨引起人们担忧,但澳洲商界领袖表示,移民有助于缓解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压力,刺激住房建设,并抑制顽固的服务业通胀。他们呼吁澳洲出台更好的基础设施和住房政策,以引入急需的移民。

联邦银行首席执行官Matt Comyn称,虽然2024年的移民数量将从历史高点逐渐趋缓,但关键在于取得平衡。一方面,移民为澳洲经济和社会带来了明显益处。同时,澳洲需要相应地改善基础设施,并为移民提供更广泛的支持和服务。

澳银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Anna Bligh则表示,关于国际学生在澳洲的居住情况,需要进行更广泛的讨论。政府需要通过出台激励措施等方法,鼓励澳洲家庭把闲置住房出租给国际学生。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1115日 根据澳洲地产研究机构SQM Research发布的最新数据,10月份全澳出租房市场空置率下降至1%,其中珀斯和阿德莱德的空置率为0.4%,成为全澳空置率最低的市场。

在大多数市场,房屋供应不足和移民涌入推高了租金。悉尼独立房屋平均租金10月份上涨1.5%1013澳元,整体住宅的租金上扬1.3%815澳元。阿德莱德独立房屋租金跃升1.9%603澳元,珀斯的涨幅为1.4%,上涨至731澳元。

就全年而言,悉尼独立房屋租金年涨幅超过16%,墨尔本上涨19%。只有堪培拉和霍巴特的租金下跌。

 谁该为高通胀负责

相互指责的游戏正在一本正经地进行着。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十几次加息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已经开始打击到一大批主要是年轻的新房主,相互指责的势头正在“蓄势待发”。

自从新冠疫情之后通货膨胀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并受到俄罗斯野蛮入侵乌克兰之后的供应中断的推波助澜以来,各国央行在努力控制通货膨胀的爆发。

现在,指责的声音纷至沓来。

随着运输成本的急剧下降,供应链正在恢复正常。但是,虽然商品和材料的价格上涨开始放缓,但服务成本继续推动消费者价格上涨。

就像一张破唱片,在过去的一年里,澳联储每个月都会在决定利率走向的声明中反复重复警告说,需要控制通胀预期,以确保我们不会重蹈1970年代工资与价格螺旋上升的覆辙。

由于实际工资受到生活成本激增的重击,澳大利亚一些最大型企业已经设法为股东提供了创纪录的公司利润,导致有人指责从高企的通胀中谋取暴利。

各研究中心制作的无数张图表显示,在过去的40年里,工资在整个经济中的份额已经下降,而利润的份额则增长了大致相同的程度。

现在,企业界正在进行反击。他们认为,工资增长需要得到控制。

而且,作为证据,它指出澳大利亚全国生产力的急剧下降是通货膨胀的一个根本原因。

那么,谁该为这场笼罩全国和发达国家世界的顽固且持续的通胀负责呢?

关于保持“锚定通胀预期”的喋喋不休所吞噬。这已经是澳央行一年多来的口头禅了,但它实际上只是“我们不希望工资增长失去控制”的代名词。

重要的不是预期,而是因此而发生的事情。人类有一个讨厌的习惯,就是改变自己的行为,把自己的期望变成现实。这会自我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预期价格的上涨速度将超过你的工资,那么你很有可能去公司要求更高的加薪幅度。

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这样做,老板就会对公司的产品收取更多的费用,通货膨胀就会得到推动,你就会要求更高的工资,这就会成为一个恶性循环,往往会导致工业混乱和根深蒂固的通货膨胀。

在过去的一年中,通货膨胀已经远远超过了工资增长的速度,这意味着工资的实际消费能力已经下降了。

今年3月份的消费者价格年化上涨了7%。而工资只增长了3.7%

对于所有对1970年代工资价格螺旋式上升的担忧,澳联储、商业游说团体和许多经济学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方面: 我们的劳资关系体系已被设计为确保这不会发生。如今,罢工几乎不存在了。工会必须向法院申请采取罢工行动的许可。这将权力的平衡转移到了公司和企业主身上,保持了对工资的控制。

在联邦政府的敦促下,公平工作委员会的决定在两星期前改变了这场争论。它为澳大利亚最低工资的工人提供了8.6%的有效加薪,远远高于通货膨胀率,同时还为拿各特定工种最低工资的工人提供了5.75%的加薪。

虽然只有0.7%的劳动力将获得8.6%的加薪,约20%的工人将获得5.75%的加薪,但这足以引起人们对工资增长过快的担忧。

和你可能听到的不同,生产力其实并不是关于金钱或工资。因此,削减工资对提高生产力没有任何作用。事实上,它更有可能产生相反的效果,因为它将破坏更努力工作的动力。生产力是指在一定时期内使用相同的投入生产更多的东西。而且,与你可能被告知的正好相反,它不仅仅是关于劳动力。它还与资本和土地有关。生产力是那种每个人都同意属于很重要的想法,但没人能真正理解。我们知道它是什么,但我们没法完全理解它为什么会这样。

例如,我们知道澳大利亚现在的生产力是几十年来最差的。我们被告知,如果没有生产力的增长,工资增长就说不通。

为什么会如此糟糕?如果问那些大声抱怨我们表现的人,你不会得到一个直接的答案。事实上,没人真正知道。

 

文章转载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3-11-24/the-uncomfortable-truth-about-immigration-rents-inflation/103137466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