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谁要暗杀伊拉克总理?

2021-11-19 09: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4| 评论: 0

摘要: 这恐怕是2021年11月初,中东地区的最大疑问。当地时间11月6日晚,三架无人机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上空飞行,它们的目的地是总理官邸。虽然其中两架在途中就被击落,但最后一架无人机最终还是抵达了目的地,并在那里爆 ...


这恐怕是2021年11月初,中东地区的最大疑问。

当地时间11月6日晚,三架无人机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上空飞行,它们的目的地是总理官邸。

虽然其中两架在途中就被击落,但最后一架无人机最终还是抵达了目的地,并在那里爆炸,炸死了六名保镖。

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Mustafa Al-Kadhimi)的左手轻微割伤,勉强算是安然无恙。

然而,这并不只是一场失败的暗杀行动那么简单。

这是因为,伊拉克正在经历选举争议,就在暗杀前一天,不满选举结果的示威者还冲击了「绿区」。而暗杀过后,很快有两名伊拉克安全官员与三名消息人士称,这次攻击受到伊朗支持。

事情由此朝更为复杂和敏感的方向发展,中东局势再次引起全球的警惕。

/ 01 /
谁是可能的凶手?
在暗杀发生后不久,美国、俄罗斯、中国与联合国安理会都第一时间表示强烈谴责,伊朗也保持了同样的态度。

显然,所有国家都意识到,此时此刻,伊拉克很可能正酝酿着一场危机。

首先,在空间上,不管是无人机还是示威者,都冲击了「绿区」。

所谓「绿区」,是位于巴格达的国际区,从美国进入伊拉克开始,这里就是伊拉克政府和驻外使馆的所在地,也是政府首脑居住的地区。国家核心地带被袭击,对于任何国家都是重大事件。

而在时间上,伊拉克目前正处于国民议会选举后不久。

这是一次引起广泛争议的选举。在初步计票结果中,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Muqtada al-Sadr)领导的「萨德尔运动」(Sadrist Movement)获得73个席位,居于首位。

但这时,由什叶派民兵武装组成的「法塔赫联盟」(Fatah Alliance)由于席位减少而拒绝接受选举结果,认为选举存在违规,并要求重新计票。

当「法塔赫联盟」的要求被选举官拒绝后,伊拉克进入了漫长的选举拉锯战,直到示威与暗杀事件相继出现。

因此,暗杀伊拉克总理事件,更像是国内政党问题的投射。

伊拉克的政党非常多,目前有200多个政党,组成了多个政党联盟。这些政党大多数是什叶派思想的世俗载体。

在萨达姆统治时期,伊拉克曾是逊尼派国家,什叶派受到压制和迫害。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伊拉克占据多数的什叶派得到了解放。目前,伊拉克人中有64%为什叶派穆斯林,逊尼派穆斯林只有34%。

在如今伊拉克的国民议会中,最大的两个政治联盟是全国联盟(NIA)和库尔德斯坦民主爱国联盟(DPAK),前者是最大的什叶派政党联盟,后者是库尔德人的政党联盟,而库尔德人主要为逊尼派穆斯林。

前面提到的政党「萨德尔运动」就是全国联盟中的一员,根据伊拉克的宪法,在议会中占有最多席位的联盟首领将首先被要求担任总理,但此后还可以对联盟进行调整和修改。「法塔赫联盟」显然不满萨德尔一派占上风。

萨德尔在伊拉克很有声望,他的名言是:

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萨德尔率先反对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获得民众的支持,并被西方称为民粹主义者。在国内政治上,他以反腐名义得到群众拥护,又代表了什叶派权贵的利益,因而迅速崛起为最受欢迎的政治家

表面上看,「法塔赫联盟」似乎与萨德尔的立场并没有多大差别,它由民兵武装组成,而萨德尔也曾领导过民兵组织和敢死队。甚至,「法塔赫联盟」中的萨迪昆集团(Al-Sadiqoun),其前身就是从萨德尔过去的民兵武装中脱离出来的。

然而不同的是,「法塔赫联盟」与伊朗密切相关,有不少报道称萨迪昆集团接受了伊朗圣城旅的训练。「法塔赫联盟」的领导者哈迪·艾米里(Hadi al Amiri)和萨德尔一样,身经百战,但一直与伊朗和叙利亚眉来眼去。他精通波斯语,喜爱伊朗将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甚至在两伊战争中反对伊拉克政权。

在艾米里眼里,萨德尔是下一个萨达姆,而在萨德尔眼里,艾米里是妥妥的「境外势力」。

由于和伊朗暧昧不明的关系,「法塔赫联盟」早就被视作伊朗对伊拉克的渗透,这也是此次暗杀被怀疑与伊朗有关的原因。

那么,伊朗真是此次暗杀的「幕后黑手」吗?

/ 02 /
为什么是伊朗
伊朗和伊拉克两国在地理上毗邻,两国间有1200公里的边界,两国又都是中东大国,几乎不可能避免发生摩擦(参见我们的文章《倒霉的伊拉克》)。

比如在1980年代,两国曾爆发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边界争端。

在地理上,伊拉克和伊朗都在波斯湾有出海口,但却被分隔在夏台阿拉伯河两边,河西是伊拉克,河东是伊朗。为了争夺这条重要界河的控制权,两国打了一架。

另一方面,两国国内的政治转折也对两国关系产生了重要影响。

1979年,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巴列维王朝被推翻,政教合一的制度取代了过去相对开明的君主制。

几乎同一时间,萨达姆·侯赛因接任伊拉克总统,从此开始了独裁统治,宣扬逊尼派而残酷打压什叶派。

刚刚经历动荡的伊朗较为疲弱,而伊拉克则想要趁这个时候打击伊朗。两国在宗教、边界上都有矛盾,而且,两国在民族上也很不一样。伊朗人大多是波斯人,而伊拉克大多是阿拉伯人,民族的不同让伊拉克更容易煽动起民众对伊朗的仇恨,战争在多重矛盾下还是开始了。

「两伊战争」的过程相当惨烈,对两国打击都很大。而这两个中东大国都不具备消灭对方能力,也都没有压制性的优势。最终在1988年7月两国各自接受了联合国的调停。

随着2003年萨达姆政权瓦解,一方面伊拉克国内的什叶派得以壮大,另一方面伊朗也找到了影响伊拉克的契机。只不过,当时美军还在伊拉克,伊朗还只能见缝插针。

美国为伊拉克带来民主制度,这对于伊拉克也许是好事,但对于伊朗就更是好事。这是因为什叶派毕竟在伊拉克占据多数,而作为中东最大的什叶派国家,伊朗当然乐于看到这样的有利局面。

2011年美军撤出了伊拉克,伊拉克的极端逊尼派组织恐惧什叶派的反扑,开始与伊斯兰国(ISIS)联合对伊拉克发动进攻。借由这个机会,伊朗开始向伊拉克抛出橄榄枝,帮助打击恐怖组织,并使伊拉克什叶派势力更加壮大。

从2011年开始,伊拉克再次卷入长期战争之中,直至2017年。在战争的背景下,伊拉克经济凋敝、民不聊生,文物被破坏,数百万人成为难民。而一直处于战争下的政府,其腐败非常严重。

其实,在2020年疫情到来之前,伊拉克政府的自主性已经很弱。

外有美国、伊朗等大国的影响,内有民粹主义和腐败,政府能力软弱、低效。从萨达姆被推翻以后,伊拉克的政治腐败程度就一直是全球垫底的国家之一。

因此,在2019年,伊拉克就爆发过大规模民众抗议、示威,造成巨大的社会动荡。

如今,伊拉克正站在十字路口。一个选择是萨德尔这样的强人政治,再走一次萨达姆之路。另一个选择是继续混乱和受人摆布。

40年前,伊朗曾是动荡、混乱的那个,伊拉克曾是内部团结紧密的,现在形势颠倒了过来。可以肯定的是,伊拉克不论走哪一条路,光明都是渺茫的。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呢?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 03 /
脆弱的制度
伊拉克总理被暗杀,本质上是国内民主制度脆弱的体现。而民主制度在这样战乱频仍、宗教氛围浓重和法治缺乏的地方,无法带来秩序,形同虚设。

不论是萨迪昆集团、萨德尔运动还是法塔赫联盟,都脱胎于民兵武装,长期拥有军事实力。于是,所谓的国民议会在这种情况下不具有任何权威性:能用枪杆子解决的问题,很难会用协商解决。

民主的衰败常常由不承认选举结果得到体现。但是,不同的国家在经历选举风波的时候也有不同的反应。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在2020年大选时也遇到了选举舞弊的质疑,也出现了冲击国会大厦的极端行为。

当时,不少人担心美国社会会面临撕裂,重演南北战争。

但是,法律、程序的权威,以及长期人们的协商、妥协习惯最终挽救了美国。舞弊指责很快销声匿迹,美国回到正常的轨道。

谁要暗杀伊拉克总理?

同样的风波出现在缅甸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2020年,缅甸议会选举中,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绝大多数席位,军方掌控的巩发党声称存在选举舞弊,于是发动军事政变,扣押和囚禁了政府首脑。接下来,军方开始暴力镇压民众,封锁互联网,结束了缅甸短暂的民主化道路(参见我们的文章《缅甸政变已经100天了》)。

相比之下,伊拉克的情况还要严重得多。

缅甸过去是英国殖民地,民主和法治的根基虽然长期气若游丝,但始终不断。而且,缅甸周边的国家对缅甸的态度相对缓和,远比战火纷飞的中东强得多。

而伊拉克不仅内部四分五裂,民族和宗派支离破碎,同时还要面临中东地区瞬息万变的形势,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在未来变成一场灾难。

美国想要在后萨达姆时代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这被事实证明为奢望。

而伊拉克总理遭到暗杀这类事远非第一次因选举而产生的政治风波。早在2005年议会选举,伊拉克逊尼派就在投票站发动了100多次袭击,造成40多人死亡;2010年议会选举的投票率还不如2005年,只有62.4%。

2021年,伊拉克选举投票率则创下新低,只有41%,首都巴格达则只有30%多。可见,民众已经不信任这个民主的「形式」。当民主制的「壳」都被抛弃的时候,国家可能堕入最黑暗的深渊。

谁要暗杀伊拉克总理?
◎ 2020年全球清廉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颜色越深的国家腐败越严重,在179个国家中伊拉克排名160。图片来源:transparency.org
在人类历史上,民主制的衰败才是常态。民主本身并不是褒义词,也不是贬义词,而是中性词。

当一个国家有良好的法治基础,且有长期协商和基层自组织传统的时候,民主可能绽放最明亮的光辉,反之,民主带来的很可能是无政府混乱或迎来最暴虐的独裁者。

暗杀伊拉克总理的,不只是无人机,也不仅仅是某几个极端分子,而是伊拉克脆弱而残破的制度。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