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叙利亚迷失在历史中的新月沃土

2017-4-10 11: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148| 评论: 0

摘要: 丝路终点,地中海起点中东作为三洲五海之地,有着众多的地缘板块,而其核心地带乃是新月沃地。伊拉克和叙利亚分别位于新月沃地的东西两段,古代统治新月沃地的国家往往选择两者之一作为自己的首都,即巴格达与大马士 ...


丝路终点,地中海起点
中东作为三洲五海之地,有着众多的地缘板块,而其核心地带乃是新月沃地。伊拉克和叙利亚分别位于新月沃地的东西两段,古代统治新月沃地的国家往往选择两者之一作为自己的首都,即巴格达与大马士革。

叙利亚与伊拉克
由于新月沃地特殊的形状以及中间脆弱的连接,两者面向不同的世界——伊朗高原和东地中海。作为西端枢纽,叙利亚成为连接东地中海、小亚细亚、埃及、阿拉伯半岛、两河流域的枢纽。这里自古就是重要的贸易中转站。

叙利亚通向中东各地
从东方来的货物在这里进入地中海世界,分别有两条路线,从幼发拉底河跨越沙漠经帕尔米拉、至大马士革、从现今黎巴嫩和以色列的港口进入地中海;或从幼发拉底河至阿勒颇,从现今拉塔基(安条克、哈塔伊)运出。

四战之地,内忧外患
如果将贸易路线比较当前的国界线,会发现叙利亚的海岸线是多么短,在土耳其、黎巴嫩、以色列等国的分割下,叙利亚不得不以拉塔基亚作为自己最大的港口,无论是大马士革还是阿勒颇的地位都遭到削弱。(上一次重大削弱是苏伊士运河的开通使这段陆路转运趋于衰落。)

这也是为什么叙利亚一直把黎巴嫩当作自身的一部分,甚至憧憬一个包含了以色列、叙利亚、黎巴嫩、土耳其东南部的大叙利亚。当前的现状确实是这一完整的地理区域被分割(且不论更复杂的教派关系),而在其背后,中东缺乏领导国家,土耳其、伊朗、沙特、以色列等国争雄的格局,正是叙利亚战乱的根源。

东地中海港口与叙利亚内陆——灯光图
相对于东边的两河流域,叙利亚版块自身更加破碎和脆弱。大马士革是叙利亚的核心,而阿勒颇是从小亚细亚进入两河流域的钥匙(历史上的多次侵略都是从这里来的),而叙利亚大部分国土却被荒漠所覆盖,整个国家实际上由西侧的湿润地带和幼发拉底河沿岸这两个带状区域组成,以至于这个国家很容易被从中间切断,大马士革、阿勒颇、拉卡鼎立正是这一状况的体现。

而在其外围又有诸多其他地理板块:安条克平原、西利西亚平原、以色列,这些板块之间以一些短小的山地相阻隔:阿曼山脉、戈兰高地。控制这些外围区域至关重要,一方面是控制港口和维持贸易路线的完整,一方面由于中部山脉和荒漠的阻隔,整个区域有南北分裂的倾向。

叙利亚及周边次级板块与山地相隔
由于地形的破碎,在历史上,相比于东边的两河流域,新月沃地的西段经常为众多城邦小国所割据,尤其当整个中东缺乏主导力量时更是如此,十字军东征时期即是代表,而当前则是又一个版本。

被征服与内乱的循环
作为四战之地,历史上叙利亚及其周边经常处在各大文明的交锋前沿。亚述、新巴比伦、波斯、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马穆鲁克埃及、奥斯曼帝国、英法殖民帝国等都曾控制这里。

中东与帝国们
而兴起于叙利亚地区的本土强国则极其罕见(比如短暂的帕尔米拉帝国)。此四战之地,必须依附周边强国以换得和平,或者能够自己整合整个新月地带,如新巴比伦王国,以及二战后曾试图联合的埃及、叙利亚、伊拉克三国(中间被插入一个以色列,自然联合失败),否则难以自保。但这种内部整合极其困难,内部的破碎状况和外部条件不允许。

在罗马帝国与萨珊波斯之间短暂崛起的帕尔米拉帝国

这就导致叙利亚及周边地区陷入一种历史悲剧式的循环,要么被中东的霸权国家所征服,要么在诸多大国的相互博弈之间分裂为众多城邦国家,且战乱频仍。这一规律在历史上多次循环:
前亚述时代——分裂
亚述、新巴比伦、波斯、亚历山大、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被征服,间或战乱
十字军东征、蒙古西征——分裂
奥斯曼帝国——被征服
奥斯曼瓦解,直至当下——分裂

固若金汤的阿勒颇城堡,虽然曾经被蒙古人攻克过…
当代叙利亚地区的分裂是多重的,英法殖民时代结束后,整个新月沃地被分为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六国,两河流域尚且完整,西边则是七零八落,大马士革和阿勒颇都失去了最近的出海口(贝鲁特、安塔基亚),以至于叙利亚政府长期认为黎巴嫩和土耳其控制的安塔基亚都应属于叙利亚,对黎巴嫩的控制倒是实实在在的,土耳其则拥有了对叙利亚的巨大优势(还控制着幼发拉底河上游)。

当以色列控制戈兰高地,而土耳其控制安塔基亚之时,我们发现叙利亚的南北双核:大马士革与阿勒颇都是暴露在外毫无庇护。叙利亚内战之时,土耳其自然也要进来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
而叙利亚内部的派系问题也属殖民时代遗产,在一个逊尼派占多数的国家,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派却掌握军权,这种以少制多的统治方式显然是很不稳定的(但却是法国殖民当局以阿制阿的好办法),虽然老阿萨德以一个相对平衡的利益划分办法平衡国内的派别矛盾,(逊尼派分配到大部分公务员,阿拉维派紧握军权),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内战之惨烈世所共见,即使政府军成功平定国内叛乱,但派别妥协与权力调整也是不可避免的,而东北部已趋于独立的库尔德人(加上伊拉克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必然在伊、叙、土之间发展为一股新的政治力量。

叙利亚内战是上一个分裂时代(殖民时代)的延续,这一中东核心地带依然是域外势力和周边强国的角斗场。有些角色变换了身份(如美国取代英国),有些新角色加入进来(如伊朗)。直到中东地区出现真正的主导国家,可以将大叙利亚地区置于其保护之下,或许叙利亚人民可以获得和平与稳定。而中东世界自奥斯曼帝国之后的集体性衰落,使得全球博弈时代的叙利亚漩涡变得更加难以预料。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