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西澳州华人遗存访察琐记(下)

2024-5-8 10: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8| 评论: 0

摘要: 笔者一家也步入其内,吃了一顿可口的告别宴。笔者乘兴逛了一下中华巷内的食品杂货店,发现橱拒上摆满了来自中国和香港,台湾的各类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漫步在中华巷,犹如置身于广东家乡之感受。承中华会馆提 ...
笔者一家也步入其内,吃了一顿可口的告别宴。笔者乘兴逛了一下中华巷内的食品杂货店,发现橱拒上摆满了来自中国和香港,台湾的各类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漫步在中华巷,犹如置身于广东家乡之感受。

承中华会馆提示,笔者在珀斯东、西郊区考察了华人古墓园。
先说西郊位于Karra Katta区的一个由西澳大利亚人管理委员会管辖的华人古墓园,这座墓园置身于以西人为主的巨大公墓的一隅。它位于其边缘的Government Rd旁“EA”区和“BA”区,它的紧邻墓园为日本人和俄罗斯人的墓园,就整个墓园而言,属少数民族之古墓园。
这块华人墓园,原已荒废。1984年4月,中华会馆和西澳华人公会组成华人墓园整修委员会,他们热心地向当地各界华人展开募捐,华人情怀先贤,结果捐资16500元,于是便对墓地进行了半年多的施工,特意在墓地前方制作了一块刻着“华人墓园” 四字醒目的石制标志碑。举凡每年清明和耶苏蒙难日,中华会馆皆要组织人员前往祭拜。1995年,,珀斯市城市公墓管理委员会又增拨了一块新地给中华会馆,这样华人墓园便扩大到可容纳180个亡灵的墓地。笔者所见50多块墓碑多为朴实无华的旧碑。其中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是为较早的一部分,他们当中有比较少见的福建人,有杨雨水墓碑。漳州府龙溪县东门村人,民国丁亥年——1935年3月9日春季去世。余皆广东人,有邓桂英女士墓碑,开平人,1944年亡故。金中华,新会人,1944年亡。有钟大利墓碑,新会萃蓝村人,1945年3月13日亡。有赵士丽,新会深头乡人1946年亡。有陈孙旺,新会坑头乡人,1946年4月14日亡。有李乃和,新会田寮村人,1946年11月亡等。其余为二十世纪甚至二十一世记,那是一些当地富裕华人的墓地,其墓碑多用大理石筑成了豪华的墓屋。
现在再说说珀斯东郊James St128号的华人墓园,这里原有不少华人的坟墓及石碑,惜因年久已颓塌,现在仅剩下两碑,一块是广东台山人朱望伯之墓碑。阴刻楷书中文及英文碑文,左右分刻“广东省广州府”六个字,中刻“宁邑望伯朱公之墓”,右刻“终于光绪二十年” 左刻“三月十七日辰时”。可知朱望伯卒于1894年4月22日。据中华会馆洪颂南先生调查考证,这是一座中澳夫妇的合葬墓,原来穴中先葬着朱望伯的澳大利亚籍妻子玛嘉莉,她生于西澳州约克镇,她先于中国丈夫三年即1891年7月24日亡故。此碑可谓全澳罕见之宝。
此坟场原来还有一块墓碑,碑文用中文刻写,死者姓王名淑全,广东惠州府永安昙人,1897年(光绪二十二年)亡故,时年30岁,可谓英年早逝。以上两碑是目前所知西澳州早期华人墓碑,尤其是在两位先贤之古坟丘已无存的情况下,愈显珍贵。
按东郊华人墓园,笔者所见只是一片大草坪,但细看令人尚感欣慰,原来今日已有热心人士,已在那先贤的坟丘中央,建造了一座比较精致的有顶盖的大理石纪功碑。早在1994年9月,中华会馆与珀斯的伊迪斯.考文大学及皇家西澳历史学会合作,在坟丘中央竖立了一座正面直刻中文:“协助开拓西澳早期华人纪念碑”,背面直刻中文“功绩永志”,碑座则刻英文,纪念从1829年起即已来到西澳进行艰苦拓荒早期华人的历史功绩。纪功碑落成之日,西澳州总督迈克.杰福里少将(Major General Michael Jeffrey)与信托人前副会长阮丽茹一起为纪念碑进行了揭幕,无疑地,这是揭开了留于中澳友好关系史上珍贵的一页。
另知在珀斯以北100公里之Midland and Guildford地区自夕Myles Road有一座以西人为主的公墓的西边一角尚有两片华人古坟场,但是这里究竟埋葬了多少华人的思乡骨已难查考。不过,中华会馆已于1994年,在墓园前方建造了一个庄严肃穆的绿色圆顶方柱的碑亭——“乐善亭”,亭前左右两柱前镌刻着一幅凤顶格式楹联,文曰“乐施福泽荫后代,善宜积德念先贤”。亭中竖立了一块大理石碑,碑文是:“华人先贤之神座碑” ,亭的底座正面刻着金色的“福、禄、寿”三个吉祥语,遥祝先贤在天之乐。
此外,在西澳州北端的Broome(博卢姆)镇上也有华人古坟场,中华会馆为纪会先贤在零散的华人古坟场前,建造了一个朴实无华的木牌楼。另外,1900年10月,清末维新运动领袖梁启超,曾应邀去过珀斯以北的海岸城市Geraldton(遮炉顿),他在那里曾向30余位华人进行过演讲,并发展了他的保皇会。据知那里也有少数华人的古坟场。等等。
2008年7月间,澳大利亚口述历史学会在博卢姆(即遮炉顿)镇举行过一次主题曰:“口述历史:《发掘隐藏的历史》的学术讨论会” ,当时出席会议的代表有来自全国的100多位社团代表和专家学者,他们在会议期间还专程去了该镇的华人墓园,对先人进行了凭吊活动。

西澳州博物馆中的清干隆年制瓷器掠影
座落于珀斯Hay St的西澳州博物馆,是西澳州唯一的历史与自然博物馆,笔者在该馆Old GaOl(古老的监狱)这栋老楼内,在起名曰:“大清乾隆年制”的专题展室内,看到紧锁的玻璃柜内,展出的清代青花瓷和粉彩彩绘瓷器42件,以及玉器5件,象牙浮雕1件等,合计47件。
关于瓷器和玉器,据该馆公布的英文说明为:DynastyQing(清王朝)和Qianlong periodmade(乾隆期间制造)。经仔细观赏,展出瓷器分粉彩和青花瓷两大类,器形精巧,釉光润泽。呈现给观众是一派真,精,美的情趣,它们的高贵身价,证明它们是无愧于时代的名片。尽管它们当中不乏残缺。其品种有盒、碟,盘,碗,盘、碗、罐、壶、杯及梅瓶等。均为生活用品。彩绘瓷器图案多为中国特有的传统性纹样、如跃龙,人物一一神仙和文臣武将等、还有花卉(荷花、缠枝莲等)和博古纹等。
按清高宗乾隆皇帝是一位对书画文物有浓厚兴趣的统治者,他在位60年,提倡烧制各色官窑及民窑,精品不计其数,为今人留下大量的遗产,这里展出的多为官窑产品。
有一个青花瓷壶,其上有铭文,题目“断桥残雪”,文曰:“残雪酿春寒,独有断桥荒,水花半相月,建湖晓日明,晴瑞梅珍蕊”。展出瓷器有的成套有的不成套,有的梅瓶缺盖,个别彩罐有裂痕。5件玉雕中有一件名“猴子骑羊”,寓意“封侯”,即升官之意。至于那一件极为生动的人物玉雕“三佛像” ,很是抢眼。还有一件用美玉琢成的小碗,凸显透明之妙,碗外的浮龙纹样更是锦上添花,这应是一件无价上品。
展品中的象牙剑状浮雕,虽是一种佩于腰间之装饰品,然而剑面上有精美的浮雕,显然出自一位佚名的能工巧匠之手,特别是作者将那位伏案的文士正在阁楼中凝神攻读的神情,精刻得栩栩如生,实令人叹为观止。
关于这些展品的来源,该馆工作人员对我的提问讳莫如深,但可知部分展品是来自十九世纪之初的1915年和1918年及1925年的英国伦敦拍卖行。它们是澳大利亚文物爱好者购来后捐献出来的,有一些则是早期西澳华人的生活用品,由他们的后人捐赠给博物馆的。
虽隔着保险的玻璃,无法翻阅,但我对其中部分瓷器似非乾隆年制,疑为明朝之物。另外对该馆对展品考证解释有误,如将一对镂空圆形“和合”二仙玉雕,解释成是一件大奖章。再如将一件画家作画盖私章的“印泥盒” ,说成是化装盒。而象牙剑雕应是非乾隆年制,当是晚清之杰作。等等。不过它们当中大多数是产于清代乾隆时期之物,确也是一批流失于海外之中国珍贵文物。我高兴地是在西澳州大饱了眼福,但我更庆幸地是为它们有了一个安全的家并为世人观赏提供了如此美好的看台而欣慰!

弗里曼特尔华人的今昔
笔者踏着先贤梁启超的足迹,来到了珀斯以南12英里外的西澳州的海港城市Fremantle(弗里曼特尔),为的是延伸寻访西澳华人遗存之旅。
弗里曼特尔是一个古老而又美丽的海港城市,说她古老是因为她早在西澳州建立时,1829年5月2日,一位到此的英国海军军官查尔斯.蒙.弗里曼特尔,他首先把联合王国的国旗插上这座海港,随即给取名为弗里曼特尔,沿用至今。1900年即110年前梁启超的澳大利亚之旅的首站便是此海港,他在此受到华人的热烈欢迎,惜今已无遗迹可寻。
弗里曼特尔从古到今究竟有多少华人已失考。不过如今除珀斯有53400人畲下2518人便分布在弗里曼特尔、遮炉顿和博卢姆等重要城镇之中。那么弗里曼特尔的早期华人有些什么样的作为呢?且听听1995年当时西澳州反对党领袖吉米. 麦金提(Jim Mog Inty)他是怎样赞扬早期西澳华人的,而弗里曼特尔的华人中又有什么样的佼佼者?
尽管当时这仅是一个弱势群体和弱势个人,但华人们的努力和贡献却留给今日的西澳州执政者是个多么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忆啊!麦金提说:“东至金矿区,北至采珠镇,无论那里华人总是处于开发本州岛岛经济潜力的前列,他们的成就和兴旺的事迹,使他们不愧称为西澳大利亚的垦荒者。华人参与开发西澳的大事在建州之年即已开始。1829年一位叫周满的华人即已来到这里从事木匠工作。他的手艺高超,深获群望,不多久他的手艺便使用在兴建弗里曼港的商店、仓库、住家等方面,而受到广泛的好评。周满后来在当地成了家,并生了两个儿子。周满的事迹代表了早期华人来此开拓创业的精神” 。
这位政治家为什么对周满如此情有独钟?他向我们道出了真情,原来周满的故事对他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周满协助兴建的弗里曼特市,正是我代表的选区”。
可见他的竞选动力之一便是弗里曼特尔华人的支持,中国有句古话“饮水不忘掘井人”,麦金提不忘历史与现代华人对他的热爱与支持,使他得以进入州议会,因此他以华人的支持感到自豪,因此华人也自然以得到这位知心政治家的关怀而为荣。

弗里曼特尔的华人古坟场
弗里曼特尔郊区的Leach Hlgh Way与Sainsbnry Rd之间,有一个由澳大利亚人管理的宽阔的西人古墓园。由于历史原因的形成,在这个西人古墓园的一角的“N区”内,却有一座华人古坟场。笔者欣喜万分,立将残存的14块碑逐一进行观察,笔录并摄影。现将其中几件有研究价值的墓碑抄录如下: 中华海员  淅江定海岙山人  刘公有才先生之墓  哀子振华拜泣  。
刘有才之墓碑具有很重要的研究价值,一是此人有“中华海员”身份,二是来自浙江定海之人,三是不幸亡故于1944年抗日战争期间的西澳州海港城市弗里曼特尔。四是亡时41岁,死因待查。
此碑及碑文显示的史实是我十多年来穿行于全澳大利亚六个州和一个北领地的华人墓园和古坟场中的第一次发现,也是我的西澳州考察之旅的重要收获。意义不凡。
此外,还有一位浙江宁波府所属鄞县人陆森宝,此人亡故于1945年7月22日。这是所见第二块来自浙江亡故于弗里曼特尔的早期华人。估计也是与海事有关。
此外,还有一块是来自福建金门黄荣德的墓碑,此人逝世于1942年5月12日。论华人先贤中来自福建者,已散见于东南各州的个别华人墓园和坟场,但来自海峡对岸的“金门”则是首次亮相。历史实物证明,海峡两岸的同胞早在67年前即已共同生活在异国他乡并最终留下了思乡骨。
其他墓碑均为广东各邑人,现罗列于后:谢永聪,1934年8月2日殁。谢永朝(碑碎裂,碑文多毁)。胡持铭,广东开平县第三区水满村人,1936年10月2日殁,享年52岁。邢谷任,广东文昌人,(碑碎裂,碑文不全)。岑聘之,广东恩平人,享年38岁(碑断裂)。
叶用雯,广东琼昌县冠南市港人,1941年5月3日立碑(碑断裂)。蔡女公墓(无碑文,碑呈盾形)。媛公(媛应为火旁),广东开平县忠圹里人,(碑断裂,碑文不全)。等等。
以上诸碑是碑文较全和部分可见或大部分已毁者,能见一字也是幸运的。当笔者站在这座小型古坟场边,仔细观察这些断裂的碑文,再往前望去,只见在一片等距离的细沙中的墓穴前方,尚插有十七块已生锈的号码牌,很明显,这是一些既无坟丘又无墓碑的无主坟。
可怜的亡灵,他们只有那些号码牌陪伴着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苦风凄雨的无尽岁月了。

弗里曼特尔博物馆中的华人遗物
弗里曼特尔有一个历史博物馆,他位于市近郊的Finnerty St11号,笔者有幸在这座历史攸久的古老的楼上,喜见到那个只有半间小屋,但却是一个难求的华人遗物的展室,
这个展室的“前言”颇引人注目,它写道,自从1868年英国政府不再将犯罪的人押送到西澳州后,政府便花钱雇用华人做合同工,1897年,西澳州政府制订限制华人入境条例后,中国人便极少有人再来西澳州了。
1901年有19360人来到弗里曼特尔,其中有1500人是中国血统的人在此定居。但究竟有多少纯中国血统的人在此长住并繁衍后代则不得而知了。
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华人遗物陈列室,通达一块展板,半座模型和两个橱柜,将二十多件当地华人的遗物一一渔网、铁水壶、铁熨斗、木篾子和清代瓷碗等遗物和照片传示给观众,。
证明了早期华人在这座海港城从事木匠、水手、码头工人、洗衣工、渔民和菜农的日常生活的真实面貌,特别是那块编为966号的海岸码头搬运工的金属工作证和纸质的工会会员卡,则是罕见的具有生活特色的遗物,显得一枝独秀。
橱柜内陈列着6块“共济会”会徽,这证明弗里曼特尔的华人已成立了自己的社会团体——“共济会”,按共济会之名,源于“和衷共济”之意,这个社团的宗旨是,不分祖籍,不轮宗教信仰,不问方言差异,所有华人华侨团结在一起,对外御侮,对内谋福利。
而一件1946年5月当地政府发给华人中制造家俱和民用渔船的能工巧匠的营业许可证,则说明华人不仅是能吃苦耐劳,而且掌握技术,受人尊重的族群。
我的西澳州的匆匆之旅,只是在珀斯和弗里曼特尔的初步告捷,取得的只是冰山之一角。西澳州已知和未知的华人华侨遗存的蕴藏量还很大,实在是个任重道远的任务啊!

2022年5月再识于尾利畔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