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澳大利亚铁矿开发史(下)

2024-2-1 10: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 评论: 0

摘要: 三、FMG的成长史 如果说澳大利亚铁矿开发有两个传奇人物, 那么第二个一定是FMG的Andrew Forrest。 在全球四大矿山巨头中,FMG是最年轻的一家:历史满打满算也只有17年,和另外三家动辄上百年历史不可同日而语。然而 ...

三、FMG的成长史

如果说澳大利亚铁矿开发有两个传奇人物, 那么第二个一定是FMGAndrew Forrest

在全球四大矿山巨头中,FMG是最年轻的一家:历史满打满算也只有17年,和另外三家动辄上百年历史不可同日而语。然而,FMG却是四大里和中国联系最紧密的一家,这家企业的创始人,也多年蝉联澳洲首富。

在澳洲,FMG创造了一个矿业开发的奇迹,用了约4年的时间,完成了通常矿业开发公司需要10年才能完成的矿业开发周期—“可研-营销-融资-建设-产出”。与此同时,中国出于“面子”的需要,争夺控制权,白白错失了对其战略性投资机会,尽管后来的华菱管线和宝钢入股FMG和合资开发项目,但是付出的成本相比原来已是几十倍、上百倍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解释FMG创造的奇迹,那就是:中国的市场需求和国际融资平台成就了FMG

2003Andrew Forrest出资840万澳元收购了ASX上市公司Allied Mining & Processing,并于7月将其更名为FMG。随后,他提出了总投资18.5亿澳元、预定年产量4500万吨铁矿石的皮尔巴拉铁矿和基础设施项目。

20047月,FMG委托Worley公司对项目开展项目最终可行性研究——DFSDefinitive Feasibility Study),主要是对预可研结果予以提炼,20053月完成。

2004年,为解决DFS可研资金和项目建设资金,同时“锁定”未来客户,Andrew开始了其中国“营销之旅”。2004106日,FMG宣布与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签署长期购货合同,每年向文丰钢铁出售200万吨铁矿石,为期20年。文丰钢铁向FMG预付1000万澳元。这是FMG与中国钢铁企业达成的首个长期购货合同。

20041013日,FMG又与江苏丰立集团、江西萍乡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长期供货合同,每年分别向丰立集团供货400万吨、萍乡钢铁供货200万吨铁矿石,并约定对方需要提前预付部分款项。这佐证了FMG对资金的渴求。

继丰立集团、萍乡钢铁之后,FMG又先后与多家中国钢铁生产商签署长期供货协议,一般合同期限均在十年。到20067月,FMG先后从中国钢铁生产商获得每年3950万吨的供货合同,相当于其初期产量4500万吨的88%。在此时期,2006年铁矿石长期合同价格继2005年上涨71%之后,又进一步上涨了19%,比2004年的价格上涨了100%。

与中国钢铁生产商签订的供货合同,成为FMG取得资本市场信任的最有力筹码。在200410月以前,FMG的股票交易价格长期维持在0.10澳元/股以下,而到20067月,FMG的股价也首次突破1澳元/股。

20062月,FMG项目建设在黑德兰港启动,随后港口、铁路及矿山建设全面展开,仅花了27个月,全部建成投入使用。

2006年是FMG资金需求最大的一年。FMG开始与多家投资者接洽,意欲引入战略投资者。然而,FMG在中国的引资过程则并不顺利,最迟至20063月,Andrew Forrest还与国家发改委主要官员会面,就中国企业入股FMG一事商谈。由于发改委坚持控股,并威胁不准中国的钢铁公司购买FMG的铁矿,导致引入中国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计划成为泡影。

在中国引资失败,FMG积极寻求国际市场融资。

2006718日,FMG宣布与美国Leucadia National Corporation(下称Leucadia)达成协议,Leucadia同意出资3亿美元,购得FMG10%股份,并向FMG提供一笔为期13年的无担保贷款1亿美元。Leucadia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一家多元化的企业,经营业务涉及矿业、制造、电信和房地产等。

与此同时,20068月,FMG以其旗舰项目——Chichester项目作为担保,由花旗集团承销,面向全球发行27亿澳元优先担保债券。该债券S&PMoody分别给出BB-Ba3信用评级,在新加坡交易所交易,其构成:16.5 亿美元债券和3.15亿欧元债券,折合27亿澳元。

至此,FMG通过向定向投资者增发股票、贷款和在国际资本市场发行债券,FMG共筹集32亿澳元,解决了项目建设资金问题。

2007326日,上海宝钢最终也与FMG签署长期供货协议。根据协议,FMG最多向宝钢每年提供2000万吨铁矿石,其中首期生产的4500万吨铁矿石中,宝钢将购买500万吨;在FMG第一阶段扩产计划新增2500万吨中,宝钢承诺将最少购买1100万吨,至多1500万吨。

20077月,FMG股价突破40澳元。FMG通过定向增发1400万股,筹集5.04亿澳元,增发价格为36澳元/股。

20085月,通过不到5年的时间,Andrew Forrest创建的FMG在摆脱了种种猜忌、怀疑和官司之后,向中国运出第一船铁矿石。FMG成为仅次于世界第一大矿业公司必和必拓、第三大矿业公司力拓之后的澳洲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

随即,FMG的股价继续攀升,于087月突破130澳元/股(注:07年底FMG按照110拆股,按复权计)。从0410月不足0.1澳元/股到087130澳元/股,不足四年时间股价上涨超过1300倍,Andrew Forrest本人也一跃成为澳大利亚首富。

2009422日,FMG的公告,湖南华菱钢铁集团在421日晚上取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文,同意其出资5.58亿澳元认购FMG2.25亿股新股,并同时向FMG股东——美国对冲基金Harbinger Capital Partners购买2.75亿股FMG股份。此后,华菱又追加认购FMG新股3500万股,对FMG的投资总额达到12.718亿澳元,持股比例也达到17.34%

2009730日,FMG 宣布其Glacier Valley 地区的矿权地的磁铁矿石初始资源估算量为12.3亿吨,显示出具有高品质磁铁矿藏的特点,该物质含铁量达到33%,在29%的采矿回收率的基础上可加工成约67%的品位。中国宝钢通过负担勘探资金可获得Glacier Valley 矿权地的35%的股份,还可以通过提供可行性研究的费用资金的方式将股份增加到50%。块矿权地在Hedland 港的Herb Elliott港口以南约100公里处,在现有的铁路线以东25公里处。

在澳洲,尽管对Andrew Forrest的评价褒贬不一,这位一名从小在与世隔绝的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的农场中放牧牛羊长大的男孩,曾一度干过股票经纪,随后在一家名为Murrin Murrin Joint Venture的镍矿公司担任董事长而被大股东扫地出门,“不靠谱”、“冒险家”,甚至是“西澳三大忽悠之一”一度描述他的专用词,但其创立的FMG能够从荆棘中走出一条路,打破两拓对西澳铁矿石的控制和垄断,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2009FMG输出铁矿石3276万吨,2010年预计超过4000万吨。20104月,FMG又提出了“Three Hubs, Two Ports”的宏伟蓝图,期间融资90-100亿美元,到2017年产能达到3.55亿吨,届时将超过力拓和必和必拓,成为澳大利亚第一铁矿石供应商。

对于Andrew Forrest,我们只能说“一个爱做梦、却又执着地将梦想转化为现实的人”。

 

某种程度上说,是中国成就了FMG,也正是有了FMG,另外三家才不敢“轻举妄动”。下面我们就来复盘FMG的成长历程,以及和中国的往事。

FMG前史 . 和中国合作一波三折

1)野心勃勃,瞄准中国

FMG全名为 Fortescue Metals Group(福蒂斯丘金属集团)。福蒂斯丘源于古法语,是刚强、英勇的意思。反观FMG的创业史,确实像一位英勇顽强的战士,在西澳荒漠开辟天地,与时间赛跑。

FMG的创始人和CEO安德鲁-弗里斯特(Andrew Forrest)确实担得起这个称号。他出生于1961年,30岁出头就成为一家镍企的CEO,此后该企业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镍料出口商之一。

创业之初,弗里斯特就将目光瞄准了中国。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Theres no massive balance sheet here, theres only heart and sweat and tough endeavour which got us here(这里没有强大的资产负债表,只有心灵、汗水和坚韧的努力)。”到2003年,他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中潜在的巨量铁矿石需求,于是出资840万澳元收购了联合矿业和加工公司47%的股份,并将其更名为Fortescue Metals GroupFMG由此诞生。随后,他提出了总投资额18.5亿澳元、预期年产量4500万吨的皮尔巴拉铁矿和基础设施项目——这口气像极了2015年前的埃隆马斯克。

弗里斯特最初预测,项目投产时间为2006年四季度,这一时间随后被多次推迟。弗里斯特称,其首船铁矿石不久将发出,并供应中国上海宝钢集团。事实上,FMG初期的4500万吨产量,几乎全部销往中国。可以说从一开始,FMG就是建立在中国需求激增的基础之上。

与其他三大矿不同,成立之初,FMG就是因为看好中国铁矿石的巨大需求而建立——皮尔巴拉地区的其他矿业巨头开发铁矿山的基础设施都是针对日本买家。而FMG对基础设施的建设,就是按中国需求进行规划设计的,因而它一直都是中国经济的“铁粉”。

某种程度上而言,依靠中国也是不得不为的选择——2003年,日本还是亚洲第一大经济体,和三大铁矿石的合作亲密无间,而当时的中国,GDP总量世界第六,人均GDP仅为1100美元,不到日本1/30,作为后来者的FMG,想要杀出血路,靠着中国实现辉煌伟业,无异于一场大豪赌!

2)资金缺乏,四处“化缘”

开弓没有回头箭,矿山从开发到正式开采,往往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在这其中,企业需要不时搞几个大新闻,以证明工程没有烂尾,维持市场的信心。

就在2004年,FMG与包括河北文丰、江苏丰立、萍乡钢铁的多家中国钢铁生产商签署长期供货协议,一般合同期限均在十年左右,并要求预付部分款项——而铁矿石此时还沉睡在皮尔巴拉的土地里。这大致相当于房产商卖“期房”的操作。而丰立,甚至以47%的溢价认购了700万股FMG的股份,这比华菱入股早了整整五年!

同年底,弗里斯特发表了一系列公告,称FMG 已与中国三家大型基建国企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协议,而这三家中国企业将帮助FMG进行铁矿石项目铁路和基础设施、港口和矿山工厂的建设。

但事情并不如此简单:20053月,澳大利亚当地媒体报道称,FMG公司与三家中国企业的协议并非“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的协议,而且三家中国企业也并不打算支持和参与FMG公司的建设,此事甚至惊动了澳洲监管部门——直到2009年华菱收购FMG股份时,这起官司还没理清。

据知情人士透露,与FMG的矛盾主要在于中方要求控股,且“发改委的要求是控股85%”。但FMG要求中方先履行协议,再谈入股,双方于是“闹翻”。

2005331日,江苏文丰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将竭尽全力支持FMG成为新的主要铁矿石供应商,打破现时阻碍全球尤其是中国钢铁业发展的铁矿石市场垄断局面。”刘文丰还表示,与FMG签署的是“具有约束力的合同”。

从其成立以来,FMG就主动遍访中国各大钢厂,客户的档次也在不断提升,从地方性民企,到宝钢这样的央企巨无霸,到20067月,FMG先后从中国钢铁生产商处获得每年3950万吨的供货合同,相当于其初期产量4500万吨的88%。中国七百多家钢厂中,有二十多家成为其长期客户。

2007年,FMG还携手宝钢,以各占50%的股权,共同开发位于皮尔巴拉磁铁矿资源矿山,目标为10亿吨。2008年,FMG向中国运送了第一船铁矿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是FMG铁矿石的唯一买家。并且之后中国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的“受挫”,也给了FMG难得的崛起机会,并最终撬动了全球铁矿格局——由“三巨头”变为“四巨头”!

 

四、“众星拱月”的现状

澳大利亚仅上市的中小型铁矿公司(包括非主业为铁矿开发)就达60家左右,加上尚未上市的私人公司,其数量亦是相当惊人了。然而,绝大多数仅仅处于取得勘探权或初级勘探阶段,很少一部分正在进行或完成预可研和银行级可研,进行矿山建设和生产的矿业公司更是寥寥了!可谓“星罗棋布、耀者渺渺”。在“众星拱月”的格局中,“两拓”大佬高高屹立,傲视群雄。

近几年,在矿业开发大潮的涌动下,各矿业公司纷纷扩大生产和加强勘探,如力拓公司20109月表示,将铁路建设、运输工具以及电力设施上加强投入,目标是构建3.3亿吨产能;BHP也曾表示,通过RGPRapid Growth Project),在2015年将产能提至3亿吨;而雄心勃勃的FMG更是提出了2017年前将产能提高至3.55亿吨…。

 

五、结语

澳大利亚铁矿开发的历史为我们揭开了一幅精彩的画卷。在这里,我们会发现:

历史充满了偶然和巧合,一次乌云密布下的飞行,帮助Hancock掀开了澳大利亚乃至全世界铁矿开发的新篇章……

历史也再次揭示了弱肉强食、强者愈强的血淋淋的真实,从20世纪60年代到21世纪今天,力拓和必和必拓在Pilbara的成长史就是一部不断遏制和消灭其竞争对手的历史,从而成长为今天的矿业巨人……

历史会褒奖那些不向命运屈服、胸怀梦想、努力奋斗的人。FMGAndrew Forrest就是这样的幸运儿,而在幸运的背后,闪烁的是梦想、希望和泪水……

历史也会展现短暂的和谐与和平共处,今天澳大利亚铁矿行业“众星拱月”的局面就是这样一个短暂和谐的局面,希望这样的一个局面能够持续的久一些!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