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澳大利亚铁矿开发史(上)

2024-1-25 10: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52| 评论: 0

摘要:   1952年,是澳大利亚铁矿开发开纪元的一年。这一年,朝鲜战争正酣,美国的机枪大炮使全世界为“钢铁”这种东西而癫狂;这一年,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Minnesota)美沙比山脉(Mesabi Range)的高品位铁矿开采枯竭 ...

  1952年,是澳大利亚铁矿开发开纪元的一年。这一年,朝鲜战争正酣,美国的机枪大炮使全世界为“钢铁”这种东西而癫狂;这一年,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Minnesota)美沙比山脉(Mesabi Range)的高品位铁矿开采枯竭(该矿体于1887年发现,长180公里,宽11.5公里,厚150米,铁含量超过70%,无需任何处理,可以直接入炉冶炼,成为美国钢铁工业的原料库,直接推动完成了美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 就在这一年,西澳大利亚人Lang Hancock为澳大利亚,乃至全世界掀开了新的一页…… 

  一、关于Lang Hancock,不得不说的故事

  (一)伟大的发现

  19521116日,Hancock和妻子Hope一道,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飞行在西澳Pilbara上空,前往西澳首府Perth,时年43岁的Hancock为了自己家族牧场生意,必须经常在这片天空飞行。 在Hamersley Ranges上空,浓黑的乌云突然从四面向这架小飞机包抄过来。前方乌云高不见顶,这架小飞机无法从其上越过,同样浓密的乌云也切断了他们返航的路线。唯一的出路,就是往下走,在云层的下方飞行。但云层越来越低,几乎与大地相接,无奈之下,Hancock飞进了巨大的峡谷内。他对这个区域十分熟悉,峡谷的深处,就是奔腾的特纳河(Turner River),这是一条天然的引航线。这是澳洲白人从未踏足过的蛮荒之地。在暴雨之中,Hancock小心翼翼地驾驶着飞机,几乎贴着树顶飞行。就在这危急的时刻,Hancock赫然发现:在暴雨的冲刷下,两侧的峡壁居然依旧显露着红色的光泽,这是一种特殊的红色,近乎褐色,如同铁锈一般。熟悉矿藏的Hancock马上意识到,这些都是裸露在外的铁矿,他现在正飞行在一条真正由铁壁筑成的峡谷内!

  这个发现令他兴奋异常。上苍似乎故意选择了一个特殊时刻,给暴风雨中的海燕送上了一份沉甸甸的大礼:Hancock所看到的,正是地球上迄今为止已经发现的蕴藏量最大的铁矿!

  当Hancock在暴雨中努力驾驭着那架单薄的飞机时,他并不知道:他的这次遇险将改变西澳、澳大利亚乃至整个世界!

 

  (二)艰难的求证

  很难想象,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澳大利亚却对自己拥有的这一宝藏浑然不知,当时所有专家、学者、澳大利亚政府都确信国家的铁矿储量不超过2.5亿吨,因此在1938年强令禁止出口铁矿石,实施了22年。而到目前为止,探明的澳大利亚铁矿总储量约为350亿吨,90%的储量集中在西澳大利亚的Pilbara地区。2008-2009年度,整个国家的铁矿石产量达到3.23亿吨,其中约有97%的铁矿石产自PilbaraHamersley盆地。而在当时,要说服人们Hamersley赋含丰富的铁矿,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汉库克发现了铁矿后,便开始了锲而不舍的前期工作。他沿着矿脉,至少认真考察勘探了112公里的范围。而他提取的矿石标本,经过再三检验,其纯度甚至比美国的冶炼标准还要高2%,这意味着这里的铁矿石完全可以直接送入冶炼炉中成为钢铁!但他很快就失望了,珀斯和堪培拉的政客们根本就不相信一个来自丛林、只有中学学历的农场主,居然能在被专家判了“死刑”的贫瘠澳洲,发现高品位的铁矿。人们普遍认为,澳洲的铁矿石最多只能继续开采30年,而到1965年,澳洲就将成为铁矿石的进口国。

        Hancock在后来的回忆中,无数次地感慨,那些衙门是如此“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 

  当时,Hancock必须首先取得政府授予发现者的特许权,在这之前,他的发现甚至不能告诉任何矿业人士,否则他自己作为发现者的权益将很难得到保障。而问题在于,政府不仅不相信他发现了优质铁矿,而且根据当时的法律,澳大利亚联邦和西澳州两级政府都严禁对新的铁矿的开采,以图实现政府对“即将枯竭”的铁矿资源的严密控制。Hancock要获得发现者的特许权,十分艰难。

  幸运的是,Hancock不仅是一个执著的人,而且也还算是个富有的人。他不仅自掏腰包支持了所有的勘探,而且也在议会游说上做了不少投资。与官僚机构打交道的酸苦,不仅汉库克深有体会,连后来的议员们,在纪念Hancock的各种场合,都将抨击当时政府的颟顸无能作为保留节目之一。

  经过8年抗争和复杂的勾兑,196012月,他终于获得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圣诞礼物:联邦政府正式确认了他作为发现者在皮尔巴拉地区的开发特权。但州政府限制开发的禁令并没有解除,这又花了他一年时间。从1962年开始,汉库克终于可以把精力放到寻找投资人的工作上。 

  对于汉库克来说,当政治车道上的绿灯亮起时,经济车道上却依然是红灯。开发方圆数百公里的铁矿,其所需要的资金,绝不是一个农场主所能承受的,甚至也不是澳洲的小小经济体所能承受的。

  但是,无能的专家和懒惰的政客们,已经令那些唯利是图的矿业公司也相信了澳大利亚是个无望的国度。Hancock打给这些公司的电话,被无数次地挂断。至少有30~40家公司的人叫这个“乡巴佬”滚蛋,认为他即使发现的果真是铁矿,那也一定是品位很低的垃圾矿。

  在无数次碰壁和遭受白眼后,Hancock 终于时来运转。矿业巨头力拓集团Rio Tinto Group CEO杜坎(Val Duncan)爵士在伦敦总部亲自拍板,可以一试。而令他们动心的是,Hancock说服他们道:“我只需要事成之后提取特许权费,如果那里真没矿藏,你们什么都没有损失呀。”  依然半信半疑的力拓高管们,飞到珀斯,与Hancock及州长、矿业部长们见面。第一次会谈完全是礼节性的试探,但随着私人关系的增进,尤其在Hancock多次带着他们到现场勘察后,力拓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汉库克事后感慨道:私人之间的友情建立,在这样的大开发中,关系重大。更为重要的是,就在澳洲政府解除铁矿石的开发和出口禁令后,日本的经济开始腾飞,对铁矿石的需求十分巨大,成为澳洲铁矿的最大买家。 

  力拓选定的这个区域,已经被Hancock以其相濡以沫35年的第二任妻子之名命名为Hope Downs。力拓与Hancock谈妥的条件是:Hancock及他的亲友们完全退出这一区域的矿藏开采,作为回报和补偿,力拓给Hancock每年矿产销售额的2.5%作为特许权费。这笔报酬,在开采的当年,就达到了2500万澳元之巨,即使在40年后的今天,这也相当于500个澳洲人的年平均工资总和。

  事后来看,这无疑是个双赢的协议。Hancock不必在开发上做任何投资,可以每年坐享高额特许权费,而力拓则保证了自己对开发项目有完全的掌控权。多年后,一些同行和杜坎爵士开玩笑:“你们真笨,给汉库克支付这么高的特许权费,我们就不会这么做。”杜坎爵士立即反唇相讥:“所以你们没有我们这样的大铁矿!”

  Hancock作为发现者而获得的特许权,成了一头会产黄金的奶牛,给他源源不断地提供着财富。而更为重要的是,力拓并没有吃下他的全部地盘,他还可以与更多的跨国公司合作,事实上,他的女儿Gina后来就是靠自己开发剩下的一些矿区,而成为在世界钢铁行业真正有分量的“铁娘子”。他拥有发现者特许权的区域内,已经探明的铁矿储量就有数十亿吨,如同撒哈拉的石油一样,可以支撑这个世界足够长久的时间,也注定了他和他的家族将成为永不落的财富太阳。

  Hancock的财富,在澳洲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毕竟,他为澳洲摘下“铁矿贫困户”的帽子立下了无可替代的功绩,而且是在十分艰难的政治环境下,用自己和亲友的资金,自费进行地质和政治上的双重勘探。Hancock的飞行记录显示,他为了勘探,就花费了超过7000个飞行小时,相当于291天时时刻刻在天上翱翔。Hancock出色地改进了空中探矿技术,并成为澳洲第一个、以及至今最为成功的空中探矿师。在澳大利亚人看来,他并非只是个走运的财富英雄,而是个执著的民族先驱。

 

  (三)“花边”身后事

  关于Hancock的“花边”身后事,亦一度成为澳洲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

  Hancock出生在西澳首府珀斯,其家族是当地历史最悠久的“地主”之一。他最初与全家生活在艾士博顿高地(Ashburton Downs),后来其父亲买下一个农庄,他就独自寄宿在珀斯的一所学校,中学毕业后去帮助父亲打理农庄。他先后有三次婚姻,他的第一段婚姻结束得很快,美丽的金发妻子麦丽(Susette Maley)因无法承受单调的农场生活,而独自回到了珀斯,两人友好分手。38岁这年,汉库克开始了第二段婚姻。这一任妻子Hope,不仅是暴风雨中发现铁矿的传奇的共同主角,而且还在1956年生下了汉库克迄今唯一法定的孩子吉娜(Gina),如今澳大利亚的女首富。Hope1983年因乳腺癌去世,两人的婚姻持续了35年。第三任妻子Rose,即是“花边”身后事中主角之一。

  1983年,Hancock 74岁,与他相偕了35年的妻子Hope去世。27岁的女儿Gina,此时已经在父亲的公司里工作了8年,并与前任丈夫、一位飞行员养育了一对儿女。上有老,下有小,还要帮助父亲打理庞大的产业帝国,这显然是Gina难以承受的。她就决心为父亲招聘一位女管家。一位名叫Rose35岁美艳菲佣走进了这个富豪之家。 

  毫无疑问,Rose是一位工于心计的美女。许多人都用妖艳来形容罗斯,1948年出生在菲律宾中部的一个富有家庭,1981年来到澳大利亚, 34岁的Rose很快就迷住了垂暮之年的铁矿大王。成为Hancock管家不久,她就用自己的女性魅力征服了汉库克,并从卧室出发,进军汉库克的财富帝国。两年后(1985年),年龄差距高达40岁的两人,宣布结为夫妻,而年龄仅相差8岁的继母与女儿则成为仇敌:这场婚姻的第一个成果就是Hancock下令女儿Gina不得出席公司董事会。

  有了美艳少妻相伴的Hancock,似乎变得更为年轻、时尚、充满活力。若干年后,Rose甚至兴致勃勃地在媒体上大谈这对老夫少妻的床帏细节,Hancock似乎又找回了青年时代的风流倜傥。

  这个故事的随后发展,就如同所有的豪门恩怨一样,陈旧而俗套。年老的丈夫发现了年轻妻子并不忠诚,并且关心他的钱袋远甚过他的生活和健康,于是重新召回了唯一的女儿。然后是老夫少妻的不断争吵、分居,在Hancock临终前的一段时间,他甚至申请禁制令,禁止Rose靠近他。Hancock在临终前修改了遗嘱,将所有的开采权转移到公司名下,而将公司留给了女儿Gina。 

  1992327日,Hancock去世,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不到一个月,Rose向西澳高等法院起诉,要求重新审定Hancock的遗嘱,指控继女Gina图谋侵占财产。3个月后,Rose与一位西澳地产商、Hancock生前的好友闪电结婚。

  Gina也质疑父亲的死因,但她的努力都没有成功,直到199912月,她宣称发现了新的证据,于是,西澳总检察长同意开始调查Hancock的死因。 

  继母与女儿之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较量。数十名证人被传唤,证人们既证实了Rose为了金钱问题,不断地向Hancock吼叫,从而在精神上虐待他;也揭露了Gina为了抹黑继母,不惜花钱收买证人。鉴于Gina一方伪造了部分证据,Rose的律师要求撤销此案,却又遭到了验尸官的反对,验尸官认为这是公众关心的话题,必须等待他的验尸结果出来。随后,更为戏剧性的是,Gina请来了Rose在菲律宾的前夫,此人指控Rose曾请求他帮助谋杀Hancock;随后,法庭又发现此人从Gina那里收取了25万澳元的高额费用,但他辩解说这是供自己因出庭作证后有危险而雇佣保镖的……双方来回拉锯折腾,成为那几年内澳洲最热门的话题。2002426日,验尸官终于宣布,Hancock的死亡完全是自然原因,这场延续了两年多的大戏才落下帷幕。 

  如今,除了Gina还会偶尔出现在产经媒体上之外,无论已经过世的Hancock,还是那曾经名噪一时的Rose,都很少有人再去提及。但在这个世界上,只要钢铁还扮演着支撑国家脊梁骨的角色,人们就实际上将一直生活在Hancock的影子里。

 

  二、力拓和必和必拓

  直到21世纪前(20世纪60-90年代),澳大利亚铁矿开发史实际上就是“两拓”的铁矿开发史。

  (一)先驱者和垄断者

  Pilbara的铁矿床主要分布在四大矿区:中南区、Hamersley区、北皮尔巴拉区和Kimberly区,这些铁矿床矿体厚、规模大、连续性好、矿石品位稳定。90年代前直接从事铁矿开发的主要公司有Hamersley铁矿有限公司、Robe River铁矿联合公司和BHP铁矿有限公司。

  力拓公司在澳大利亚西部拥有九大矿山,其中3个为合资。同时,它还拥有700公里左右的铁路线,位于丹皮尔(Dampier)港口的码头和其它基础设施。其中Hamersley是力拓集团最重要的铁矿子公司,其2008年铁矿产量达到1.25亿吨,占集团总产量的65%左右。其第二大铁矿石子公司是Robe River,其2008年铁矿石产量为5千万吨。另外加拿大分公司IOC2008年的铁矿产量为1600万吨。通过实施一系列扩产项目,力拓公司计划将皮尔巴拉地区的产能于2012年增长到2.2亿吨/年,公司总产能将接近3亿吨的水平。

  Hamersley铁矿有限公司是澳大利亚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公司,在西澳皮尔巴拉地区有六座生产矿山。第一个矿山Tom Price生产始于1966年,该矿山每年可开采19002000万吨,Tom Price包含一个选矿厂,每年可选矿800万吨,一个筛分破碎厂;Paraburdoo矿始于1972年,该矿先开发低磷Brockman矿床,然后由一个单独联合小组管理ParaburdooChannar联合矿山,这个联合矿山年生产能力2100万吨;Channar矿山是中国冶金进出口公司与澳大利亚Hamersley铁矿公司的合资项目,该铁矿1988年初开始动工建设,1990年初正式投产,是当时中国在海外最大的矿业投资项目,也是自70年代初期以来澳大利亚最重要的铁矿项目开发, Hamersley代表Channar运作矿山及工厂,每年有1000万吨恰那出口到中国。Brockman No.2矿区生产始于1992年,年生产能力800万吨,矿床结构与原Brockman铁矿床相同,同时该地区矿山开采有利于下一步的Marra Mamba铁矿资源的利用;Marandoo矿山始于1994年,该矿种有较低的含磷量,年生产能力1300万吨,该矿床位于Newman山组上部,矿床厚2528米,宽1.6公里,长7公里,矿床上下分别为硬矿石区和软矿石区,地点位于Tom Price东北40公里,储量1.85亿吨;Yandicoogina矿生产始于1998年,年设计采矿能力1500万吨,该矿种属低铝豆状针铁矿-赤铁矿种,河床沉积型,位于Marandoo147公里,分布于600米宽的古河床,矿层厚45米,储量3.1亿吨,该矿体90%在地下水位以下,因此生产时需不停地排水,矿区工作人员用飞机交通进行换班。

  Robe River铁矿联合公司(力拓为53%,三井物产为33%,新日铁为10.5 %,住友金属为3.5%)是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公司。该公司的铁矿资源集中在Pannawonica,矿脉延续近100公里,估计褐铁矿储量30亿~40亿吨。现生产矿山位于Mesa J矿区,目前公司铁矿年生产能力为3200万吨。Robe River铁矿开采始于1962年,Cleveland Cliffs Iron Company看准了该地区的铁矿发展前景而率先开发,虽然该地区矿为高含水铁矿,但经灼烧品位可从57%变为63%,1969年日本钢铁公司与之签了7年的供货合同,1970年开始建设矿点、铁路、城镇、设施等,2年后又开始生产球团及精粉,至此第一船铁矿就从兰伯特角的沃尔科特港出运,由于经济原因球团于1980年停止生产,1986年公司大部分股份被北方公司拥有。94MesaJ矿区被开发,起先年产100万吨,至2002年底已超760万吨;1998West Angelas矿床开发,2002年兰伯特角的基础设施建设完成,West Angelas矿床全面开采。MesaJ矿区和西安格拉斯矿分别有203公里及420公里铁路与港口相连,2000年,由于北方公司股份被Rio Tinto占了53%,公司被Rio Tinto控股。2008年,Robe River年铁矿石产量为5千万吨。

  此外,与Hancock Prospecting Group合资的Hope Downs矿山,位于Newman西北部,预计年生产铁矿石5000万吨,该矿山的拓展计划正待董事会批准。

  BHP铁矿有限公司的矿山位于澳大利亚西部皮尔巴拉地区,分别是NewmanYandiGoldsworthy,另外在Yarrie南部的C采区。BHP铁矿有限公司是一家合资公司,它下属四大合资企业,Newman矿山合资企业、Yandi矿山合资企业、Goldsworthy矿山合资企业和Jimblebar矿山合资企业。合资企业均由BHP铁矿公司经营开采并推销产品。所有矿山生产的铁矿石都通过两条分别长426公里和215公里的铁路线运输到Hedland港,再装船外运到国际铁矿石市场销售。经营铁矿品种即使国内熟知的纽曼粉、纽曼块、杨迪粉、杨迪块、戈德沃斯块、戈德沃斯粉、热压块及MAC块、MAC粉等。

  (二)垄断地位受到挑战?

  20世纪60-90年代,力拓和必和必拓在皮尔巴拉地区不仅几乎垄断了当地最好的矿山,更为重要的是牢牢控制了当地的基础设施——港口和铁路。缺乏足够的优质资源、如天文数字般的基础设施投入,使后来者无从进入。

  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FMG的出现似乎带来一线转机,在“两拓”的垄断格局下,FMG顽力抗争,从无到有,自力更生,修建属于自己的港口铁路,从“两拓”垄断的夹缝中,硬是走出一条“生路”。

  从澳大利亚今天矿业格局来看,具备当年FMG实力和潜能的矿业公司不在少数!

  20106月,澳大利亚竞争法庭(Australian Competition Tribunal)批准澳小型矿商使用BHPGoldsworthy铁路线,澳小型矿商将首次有权使用这条位于西澳皮尔巴拉地区的铁路线,但BHP反对FMG公司对该铁路线6年使用权的申请。澳大利亚竞争法庭在6月份还批准小型矿商有权使用力拓公司的罗布河(Robe River)铁路线至2018年,并决定力拓无需开放其哈默斯利铁路线。        然而,FMG对竞争法庭的这两个决定提出上诉,寻求延长罗布河(Robe River)铁路线的使用权至2028年,并试图获得哈默斯利铁路线的使用权。对此,力拓表示将坚决回击FMG的上诉。

  中小型铁矿开发商与两巨头的“斗争”正在并将继续进行下去!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