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关闭

官方新闻APP发布!

手机客户端
亲,只会在电脑上看新闻?赶紧下载我们官方手机APP【墨尔本头条】,每天五条权威信息,身边事,天下事,一手掌握。

查看 »

 

澳洲政府上演纸牌屋?两内阁高官明争暗斗觊觎总理宝座?

2018-5-4 11: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6| 评论: 0

摘要: 澳大利亚内政部长与外交外长之间最近几天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引发外界关注和猜测。澳大利亚内政部长与外交外长之间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引发外界关注和猜测。前工党参议员Stephen Conroy将两人关系描述为一场“持久 ...


澳大利亚内政部长与外交外长之间最近几天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引发外界关注和猜测。

澳大利亚内政部长与外交外长之间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引发外界关注和猜测。前工党参议员Stephen Conroy将两人关系描述为一场“持久战”,都想着万一总理Malcolm Turnbull“突然落马”,自己可以拿下最高职位。

最近几天内政部长Peter Dutton和外交部长Julie Bishop各自发表了相互矛盾的言论——在Dutton先生表示有必要“专案研究”加大澳大利亚信号局(Australian Signals Directorate, ASD)的权力仅一天之后,Bishop女士就表示她“并不知道有任何必要”这样做。

澳大利亚信号局目前的任务并不侧重于监视澳大利亚公民,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和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ASIO)需要法令才能对澳大利亚人进行调查。

然而,内政部秘书Mike Pezzullo在今年2月份的一封信中概述了一项改革计划,拟允许原本只能在海外收集情报的澳大利亚信号局人员,“主动破坏并秘密移除”境内的网络威胁 ——这意味着信号局将可能被允许在境内从事情报活动,而这可能涉及澳大利亚公民。

但是Bishop女士昨天进一步回应称,三个相关部门的秘书证实并且否认了该计划,并说安全和情报机构也没有向自己提出过任何会要求扩大信号局权力来监视澳大利亚公民的问题。

她还强调,澳大利亚信号局隶属于国防部队,是国防部的事物,要去问国防部长Marise Payne参议员,但是“对澳大利亚人进行国内监视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和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的事”。

Dutton先生今天否认Bishop女士试图破坏他,并认为人们在该问题上添油加醋。他对2GB电台表示,在予以澳大利亚网络间谍更大权力的问题上两人“不存在区别”。
“我们之间没有区别。上周末的报纸上关于我们将以某种方式监视澳大利亚人或收集数据的说法,完全是荒谬的。“

但是,Dutton先生重申了他的观点,即可以用澳大利亚信号局来监测本国国内的恋童癖。

“例如,我对于我们揭露剥削儿童的行为的努力非常重视,要确保我们能够将这些行为剔除,在现代社会中,有一些人传播包括儿童性行为的图像并在互联网上直播,我们必须应对这种威胁,而且我们有能力破坏这样一些服务器,“Dutton先生说。

“目前,作为政府机构的澳大利亚信号局,针对在海外运行的这类服务器,可能会中断它们,但如果这个服务器在悉尼或墨尔本运行,澳大利亚信号局则不能这样做,因此我们需要寻找不同的方式来应对网络威胁。

“不仅是娈童犯罪的威胁。也包括对我们的银行体系,对电网的威胁,以及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所有威胁。”

Dutton先生说,Bishop女士说“目前这份计划还没有提上讨论日程”是“完全正确的”。

“但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处理这种威胁,尤其是针对网上的儿童剥削威胁以及其他一些威胁,国内的和国外的,”他说。

他说,他“毫不怀疑”Bishop女士承认澳大利亚信号局被用于监测本国国内的恋童癖的可能性。

“我相信她会。我对此毫不怀疑,但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各种选择,如果我们有一个计划,我们会提出来,“他说。

Conroy:“万一总理落马”的持久战

Dutton先生和Bishop女士在信号局问题上的分歧是两人之间近期一系列冲突之一,其他分歧包括在对待南非农民的问题上,以及内政部这个超级机构的组建上——Dutton先生负责该机构。

“你在政治层面看到的是这场在Julie Bishop和Peter Dutton之间至少进行了连续六个月的持久战,他们在一系列问题上互相攻击,”前工党参议员Stephen Conroy告诉Sky News。

“很显然,在政治游戏中,每个人都明白,如果Malcolm Turnbull跌下公共汽车或者被人推下来,这实际上就是(两人)在争上位。”

“看到两位非常资深的内阁部长在接连不断的互相攻击,真是不同寻常。

“Malcolm Turnbull应该把他们都拉到一起,并对他们说,’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了政府的利益,你们两个能不能像专业人士那样埋头专心做事?’”他说。

对于Dutton先生说是评论人士在添油加醋的说法,Conroy先生持怀疑态度,他认为Dutton和Bishop女士之间确实存在矛盾。

“我们都知道Julie Bishop和George Brandis在内阁中强烈反对创建国内政部,”他说。

“他们打了12个月或18个月。Peter Dutton最终胜出,George Brandis作为总检察长和Julie Bishop作为外国事务部长的一大堆职权范围,已经转移到Peter手下。这是一个正在持续进行的事情。

“他们不能假装没有部门之间划分势力范围之争,以及这样的弦外之音,也就是Julie Bishop与Peter Dutton彼此之间发生矛盾的情况。每个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为什么,那就是他们想在万一老板出事时上位。”



澳大利亚人报》中文网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8/05/03/5367/
收藏 邀请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回顶部